rou

 

演出结束后请观众有序退场

刘队在大冬天出差去北方某个大城市。头一次去这么北的大北方。


徐律习惯了自己出差也习惯了刘队出差,但是每天晚上冷冷清清的睡进被窝,每天早上醒过来,睁眼又是孤孤寂寂的另一半床铺。一点小小的感伤在心里拱来拱去。


繁忙工作未能淹没这点小感伤,反而越发明显。


徐律趴在办公桌上,摸出手机来发微信给刘队问情况。


刘队回复:“还行,就是每天被干醒。”


徐律:……


徐律抓起外套,大步流星的就往外奔。


同学死死拽住,下午要开会晚上要报告明天要过项目你干什么去?!


徐律:我太太需要我!


我吭哧吭哧码字可能是因为想看的片子只能靠自我脑内

自我建组

自我打光

自我拍摄

自我后期

自我发个OST


自HIGH自乐。

如果这是一部一百五十分钟的电影

『开这个发布会是正式宣布‘319’中环爆炸案由我们特别行动小组全面take over,也希望关注今次案件的各位媒体朋友以及各界人士知晓,香港作为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依然是亚洲最安全的城市。我是负责今次案件的高级督察,李俊杰』


五年前,高级督察发表完以上言论,的确动用特别行动小组最精英力量全城缉捕,最终在西铁高架桥施工场所附近拦截两名悍匪,其中一名当场击毙,一名因车祸重伤昏迷,至今未醒。与之一起难觅踪影的还有在这次中环爆炸案中被窃的九千七百余万港币。


年轻人背着包,看上去像是普通游客,拿着写了地址的纸条穿梭在渔货码头。


满地污水横流,他深一脚浅一脚...

Lost lover【3】

苏凯文洗完了澡,躺在床上,睡不着,勉强打盹过去,又惊醒过来,一身冷汗,四肢僵得发疼。这时候,敲门声轻轻响起,等了一等,又敲了敲,苏星宇的声音低低响起,“他还在休息……”


苏凯文支撑坐起,“我醒了。”


苏星宇推开门,“我打扰你休息了?”


苏凯文摇摇头,想去倒水喝。


苏星宇快一步倒了杯温水,递给苏凯文。


苏凯文接过,润了润嗓子,也注意到门口站着一个陌生人。


苏星宇低声说,“是医生。”


苏凯文握住杯子的手指一紧。


苏星宇忙说,“我们认识很久了,是很可靠的。”


一边说,一边关注着苏凯文的神情。倘若苏凯文露出一丝不情愿的眼神,就要马上请医生走。...

苏老师是剧组唯一一个拿到包子许可证的

你身上有他的香水味

酥皮身上一直都是香香的,走过哪儿,哪儿就飘一阵香味,香味高雅,还不腻。

小生就很好奇,又不好意思直接问,就在酥皮家过夜的时候,偷偷拿香水瓶来看。
梳化台上一排高高矮矮的香水瓶子,小生挑来挑去,挑到了一个最高的四方立体形的海蓝色玻璃瓶子,拿起来闻一闻,试着往手背上喷一点,喷完了放到鼻子前闻一闻。
酥皮推门进来,一怔,“fongfong,你在干什么。”
小生把手背互相抹抹,说,“喷点试试。”
酥皮的表情有点古怪,“……好闻吗。”
小生说,“还行吧,诶,这什么牌子,回头我也买个。”
酥皮的表情撑不下去,抱着肚子大笑,边笑边说,“这是妹妹用的香氛。”
小生愣一下,想到小狗,再想到自己,脸色就有点发绿。

吃过晚饭...

Lost lover【2】复健

【1】


苏凯文再恢复意识,已经是身处酒店套房内。身下床单干爽而柔软,但他很清楚,这儿不是囚禁自己三天的地方。


苏星宇站在镜前,身旁的助理一手臂挂满了领带。苏星宇换一条便皱一皱眉头。这一条花纹太轻佻,这一条竖纹太老气,助理偷眼瞄时间,现在时候还在,但再拖一会儿,自己硬着头皮也要催请这位老板出门。


这时候,门铃响起。


苏星宇专心领带,助理过去开门。


但很快,响起一声惊慌的,“苏老师?!”


苏星宇对着镜子一怔,将目光投向门口。


苏凯文面色苍白至极,身形摇摇欲坠,一个踉跄往前栽倒,苏星宇及时赶到,一把扶住,“怎么了?”


苏凯文抬眼...

………………

平胸了我们也是攻!

:3:

看图认剧组。。。溜了溜了@rou 

1 / 162

© r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