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

 

演出结束后请观众有序退场

一场风花雪月的包养【6】

那边,星空蓝的那个朋友找过来,在药王殿找到了人,便说,“差不多时间了,我们走吧,晚上还约了局。”


星空蓝却婉拒了,“我另外约了人。”


朋友好奇,“约了人?之前没听你说啊?”


星空蓝笑了笑。


这朋友更好奇了,心里嘀咕,不至于逛个道观还能泡到一个?


两人出了观,天空正是晴朗,风吹来有些凉意,星空蓝立了立大衣领子,说要等人。


朋友应了一声,转身去拿车,拿了车,还是觉得好奇,开车绕去观门前。星空蓝还等在那儿,但不到几分钟的工夫,还真跑出一个穿道袍的年轻人,一溜小跑过来,星空蓝看见这个小道长,便露出了微笑。


车里的朋友叹为观止,五体投地,居然连道士都不放过。...

烟锁重啾【14】

督军陪了陈深一会儿,看着陈深渐渐睡过去,才起身。这一动,让陈深又醒过来。虽然气力疲尽,但始终警醒着,不敢睡过去。


之前约定,托张家小少爷办的事,若办成了,便想一个办法来传递消息,或者学个鸟叫,或者学个别的。但此刻窗外静悄悄的,显然是还没有成。


陈深见督军要出去,只怕是去找副官。便抓住了督军的袖子,督军一怔回头,轻声问,“怎么不睡?”


陈深心中不安,连父亲两个字都不叫了,直通通的问,“你去哪儿?”


督军说,“我去要点热水。”


陈深一怔,但顺着督军的视线往下一看,‘腾’的一下涨红了耳根,慌忙拉过被子来掩住。


督军忍住笑,转身去桌上看一看,见有壶预备泡茶的热水,试...

故事是这样的。


李俊杰的上司神秘失踪,这位上司既与他有师徒的情谊,又有长辈一般的感情,于公于私,李俊杰都全力追查,上司最后留下来线索是一个IP地址。


小队按图索骥,查到了一户人家,队员荷枪实弹冲进去,发现了一个呆若木鸡的年轻人,怀里有一个同样呆若木鸡的小男孩。


是一个看似平平无奇,查来查去都平平无奇的单亲小爸爸。祖上八辈查个底儿掉,确实没有任何可疑。


就在李俊杰和队员们怀疑是一条污染线索的时候,单亲小爸爸接孩子放学回家的路上遭人袭击,幸好运气不错,父子安全。


这次袭击的幕后黑手,隐约指向上司失踪案。


李俊杰和几名队员将单亲小爸爸转移至安全屋,严密...

意不尽

小凡亲手拌了豆馅,蒸了糕,裹好了馅,卷了一卷,再切开来,便是整整齐齐的云纹重阳糕。恭恭敬敬的端到了师叔跟前。


师叔还当是小凡又做了什么新奇糕点,虽然断了烟火食,但不忍拂其意,微微一笑,问,“这是什么?”


小凡说,“这是重阳糕。”


师叔向来不问俗事世礼,倒是头回听闻,“重阳糕?”


小凡说,“嗯,今天是重阳节,以前我住在山下的时候,每年都做这个,送给村里的老人家。”


师叔嘴角的笑容一敛。


小凡还没察觉,高高兴兴的说,“值此重阳,恭祝师父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师叔面色发青,盯着小凡。


小凡不解,疑惑的回看师叔。


师叔蓦然转身,拂袖而...

意难平

焚寂这位老前辈看着威风,其实也很威风,唯独只对一个人很怂。


秋高气爽,在人间四处闲逛。看见城镇与往日相比热闹了几分,酒肆茶楼有许多人进进出出,坐在窗边的人看着风景吃着菊花酒。


郊外又有许多人爬山,蔚蓝天空有各色纸鸢飞得高高的。


焚寂随手弹出了一道气流,将一只纸鸢的线弹断了,那只纸鸢打着旋儿落在地上。


一个小男孩跑过去捡起了风筝,扁了扁嘴,一脸要哭。


一个大几岁的少年好言哄了几句,又答应再做一个更好的,终于将那男孩哄得露出笑脸。


焚寂看得无趣,又回了城镇,在茶楼里听了一会儿,才知是重阳节。


这个节专是给年纪大的人享福,年纪越是大,旁人越是...

有个反派喜欢刘子光 

就是想搞的那种喜欢

这个反派抓了刘子光未过门的妻子,要切断她的手指


这个片子,不是金牌律师,是橙红年代【。

一场风花雪月的包养【5】

星空蓝躺在床上,背对着卧室的门,但清醒着。


听见了晓波轻手轻脚的下床,穿过客厅,去了洗手间,打水的声音,洗的声音,再有倒水,推门出去的声音,在黑夜里听起来格外清晰。


起初听见洗澡的声音,想到这晚上的旖旎,尚有几分耳热心动,但晓波久久的不回来,就有了些担心,想起身出去找的时候,晓波回了屋子,在卧室门口看了看,见星空蓝还睡着,便蹑手蹑脚的过去抱了床毯子去客厅,裹在身上,躺沙发上睡了。很快就睡着了,发出小小的呼噜声。


星空蓝听着这一连串的动静,沉默片刻,翻了个身,沉默着也睡了。


窗外的天渐渐亮了。


院子里的那棵石榴树,在晨光里逐步清晰的勾勒出了枝叶轮廓。...


天天!!!!!!!!!!!!


转载自:

1 / 186

© r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