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港爱情线【4】


晓波给bill找了个刺青店。


七拐八弯的隐藏着巷子深处。


隔着几道墙是雍和宫。


香灰的味道弥漫空中。


光线并不明亮。


陈均平紧张的揪着晓波的袖子。


晓波说你放心,这店的老板是我一铁瓷。


老板在纹身之前拿出一张纸让bill签。


晓波一愣说,怎么还带签字的?


老板说,现在干什么都有风险,签个字安全。


陈均平更紧张了。


bill唰唰就签好了字。


老板撩起通往内室的帘子。


bill走进去。


老板也跟进去。


晓波和陈均平也要进去。


老板拦下来,嗐,你们俩进去干嘛。


晓波眨巴眨巴眼,不干嘛,就看看。


老板说边儿去,有什么好看的,真想看我给你纹一个,你天天看。


晓波说,那我爸得打死我。


老板说,你知道就好。


陈均平还往里走。


晓波一把拽住了陈均平,说,别看别看,长针眼。


刺青师父跟bill核对了最后一遍纹的位置和文字。


bill确认。


刺青师父让bill躺下。


bill说我站着。


刺青师父是个很酷的人,也不劝,直接用酒精消完毒,转印上文字。


然后拿起了纹身枪。


寂静室内。


纹身枪的轻微‘咔哒咔哒’是唯一声响。


bill纹的位置有点尴尬。


晓波介绍的这个刺青师父倒是真专业。专心工作,头也不抬。


bill靠桌站着,手指抠住桌沿。


紧皱眉头,额角冒出汗迹。


一针落形。一针着色。


千针万刺。


永纹我身。


若归尘土。


同归尘土。


胯骨附近痛感直至麻痹。


bill抬起眼。


毓泰站在前方。


bill凝视。


毓泰的眼神很难过。


bill下巴抬了一抬。


毓泰走过来。


刺青师父并不知道,身边经过一位幽魂。


毓泰站在了bill面前。


bill的嘴唇痛得发白,唇角却出现一抹弧度。


毓泰的眼神更加难过。


bill往前微微倾了倾。


刺青师父说,别动。


bill停住,低低的啧了一声。


毓泰倾过身来。


嘴唇碰住嘴唇,然后吮吸,然后摩挲。


bill闭上眼。


无声沉溺亲吻。


沉默抚过手指。


满壁刺青


香火漫天。


帝都港城。


阡陌交错。


晓波说,我先送你回去,他这一次性纹完了至少还得四五个小时。


陈均平说,我陪你等。


晓波说,那咱们去买点吃的。


胡同口正好有一个卖烤红薯。


晓波买了俩,一个给陈均平。


陈均平不太会剥。


晓波说你吃我这个。


换了换红薯,晓波一边剥,一边说,你说bill年轻轻的,放弃一片树林吊死在一棵树上。值当吗。


陈均平说感情的事,很难说的。


晓波说,对,就好比你和你那个Irene。


陈均平没吭声。


晓波看了陈均平一眼,把自己手里的红薯递过去,说,这个也给你。


陈均平一怔,说我够了。


晓波说,这红薯特别好吃,你回了香港就吃不着了。我说给你就给你,拿着!


陈均平只好伸手去接。


但红薯落了个空,摔到地上成了稀巴烂。


晓波愣了一下,随即勃然大怒,WCNM!爷罩的人!你们也敢打?!!


评论(55)
热度(256)

© 嘎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