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蓝与山伯13.0

晓波抱着膝盖,在星空蓝家里铺了地毯的客厅地里滚来滚去。


太阳光移动了,晓波就换了个太阳能晒着的地儿,继续滚来滚去。


星空蓝打了几个电话,记了几笔事项。一回头看见晓波趴在沙发上,便问,你滚完了?


晓波苦恼的说,你说我去不去啊?


星空蓝说,去哪儿?


晓波说,你不是让我去香港吗。


星空蓝哦了一声,说,你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


晓波趴回沙发,咕哝一声,我长这么大了最远就去过天津。香港离北京挺远的吧?


星空蓝说,坐飞机三四个小时。


晓波嘀咕一声,不算远哈。


星空蓝说,我机票有历程积累,正好抵了你的机票。你住我那儿,也不用另外找房子。


晓波皱眉,愁吧拉唧的说,你别诱惑我。我要是走了,言蹊被人追了怎么办?


星空蓝说,那你就留这儿吧。


晓波拿手捂住脸,苦恼的说,可香港人民也需要我啊。愁死人了。


星空蓝看一眼晓波,想笑又不能笑。


晓波搁在桌上的手机响了,星空蓝拿起来递给晓波。


晓波接起来,没精打采的说,姐,怎么了?


他神色忽然一变,坐起身,我这就来。


星空蓝问,怎么了?


晓波说,我家出事了。


星空蓝也不多问,拿上钥匙和钱包就说,我跟你去。





两人打辆车,到了晓波位于后海附近胡同的老家。


晓波看见一院子狼藉,什么锅碗瓢盆,什么凳子腿搪瓷杯。


晓波抬脚就往里冲,掀开棉布门帘子,一声吼,怎么回事儿这是?!


一屋子的人都停了一下。


张学军看着他多日未见的儿子。


张晓波也看着他多日未见的老爸。


张学军开口一句,你回来干什么?!


张晓波说,你当我愿意回来?!


酒吧姐拽了一下张学军,说,晓波好不容易回来,你干嘛呢!


张学军说,是你把叫他回来的是不是?我们家的事关你什么事?


张晓波一把搡过去张学军,说,张学军你说的是人话吗。


酒吧姐拦住了张晓波,劝说,晓波,你爸说的是气话。


张晓波说,他这辈子就没说过不是气话的话。


星空蓝留在院子里,看见一院子的杂物里有一相框,他捡起来,擦了擦。





屋子里暗沉沉的。


桌边坐着一脑袋开花捂住大毛巾的铁三,说,六哥,是我对不住您。


张学军说,铁三你闭嘴,这事儿既闹到了我门前,那就是我的事。


张晓波说你怎么不搬天安门去,那国家大事都是你的事。


张学军说,你他妈的闭嘴。


张晓波说,我他妈的早没妈了。我妈早死了!


屋子里静了静。


棉布帘子又掀了掀。


进来一人。


逆着光,张学军一时没看清,就见耳环金链子,大毛毛衣,眉目跟瓷器似儿的。再一看,才看分明了是个男的。


那人把相架往桌上轻轻一放。


是小时候的张晓波和父母合照。


张学军看见这张照片,心酸了酸,说,晓波……


张晓波说,你到底要闹腾到什么时候。我小的时候你闹腾,我大了你还闹腾。张学军,你帮人出头要出到什么时候?你帮别人的时候有没有先想一想你家里人?想一想我和我妈?


张学军一拍桌子,说,做人,得知道情义。


张晓波说,是。你知道情义,我不知道。有你这么一个兄弟那是福气,有你这么一爹,那是我丧气!


张学军说,张晓波,别光说我的不是,你爹没能耐不是你爹对不起你。你有能耐,你倒是给你爹挣个脸啊?你二十几的人了,你干出什么名堂来了?


张晓波扭头就走。


酒吧姐着急,晓波!晓波!


张晓波头也不回。


酒吧姐追了出去。



那年轻人也要追出去,走之前对张学军说了句,叔叔,我们先走了。您放心,我会看着晓波的。




酒吧姐拉住了张晓波,劝说,你也知道你爸那脾气,你跟他较什么真?


张晓波脸气得煞白,嘴唇抿得死紧。


酒吧姐叹气,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叫你来了。


张晓波说,姐,我爸这回又管您借了多少。


酒吧姐一顿,这事儿你别管。


张晓波说,我一看那个铁三就知道肯定又惹事了,然后我爸掏钱给摆平。他能有多少钱,肯定又是问你借的。


张晓波掏钱包,说,我先给您还上。


酒吧姐刚要阻止。


张晓波打开钱包,却只有毛票硬币。


张晓波一咬牙,眼都急红了。


星空蓝伸手给了酒吧姐一沓人民币,少说小一千。


酒吧姐皱眉说,你们俩孩子怎么这样,这钱能问你们要吗。


星空蓝说,您不拿这个钱,晓波他安心不了。这样吧,就当这钱是给张叔叔的。


张晓波一急,说,凭什么给他啊!


星空蓝揽住了张晓波肩头,对酒吧姐说,您先收下。


酒吧姐一看也不是办法,只能收下。


星空蓝连拖带拽的带着张晓波上了出租车,又回家。





晓波一回到家就冲星空蓝吼,你干嘛把钱给他?!


星空蓝不理晓波,换了鞋就往屋子里走。


晓波说,关你什么事儿?!


星空蓝去烧水,然后打开冰箱翻出两盒东西,打开微波炉放进去。


晓波烦躁的挠头,一屁股在沙发坐下生闷气。


微波炉叮的一声,星空蓝拿着泡好了的红茶和热腾腾的夹心蛋糕。放到沙发前的茶几上。


晓波闷头。


星空蓝说,吵得这么用力,不饿?不渴?


晓波闷声闷气的说,钱我还你。


星空蓝说,当然得还,你还想赖?


晓波看了星空蓝一眼,终于伸手拿了块蛋糕。


巧克力夹心,热得刚好流馅。


晓波嘀咕一声,我不想喝红茶。


星空蓝说,咖啡?


晓波嗯了一声。


星空蓝起身去泡咖啡,问,放不放糖。


晓波闷闷的说,少糖。多搁牛奶。






晓波憋着这口气,夜里都憋醒了,想去客厅看会儿电视。却看见餐厅透着光,他心想星空蓝恁什么好吃的。探头一看,却见星空蓝在餐厅长桌上写写画画。


晓波走过去,借故倒了水,绕着桌子走了两圈。


星空蓝继续写,只是说了句,冰箱里有吃的,饿了自己拿。


晓波忍不住好奇的问,你在干嘛呢。


星空蓝说,写方案书。


晓波更好奇,什么方案书。


星空蓝说,酒吧方案书。


晓波诧异,啊?你要开酒吧啊?什么时候决定的?


星空蓝招招手,晓波走过来,星空蓝用笔尾戳戳晓波脑门。


晓波哎哟一声,捂住自己额头。


星空蓝说,不是我,是你。


晓波眨巴眼。


星空蓝说,你上次去那家酒吧就是想看看他的营业情况对吧。


晓波想哪家酒吧?


哦那家。


一瞬间就想起二楼包厢看见的画面。


晓波立即发功。


闭目念念有词:张晓波你什么都没想起来。张晓波你当时什么都没看见。幻觉,那都是幻觉。


发功完了一收手,气沉丹田吐纳小周天,呼喝一下睁开眼。


星空蓝诧异的看着晓波。


晓波镇定的说,没事,你继续说。


星空蓝说,水电多少钱,酒水多少钱,流动资金多少。你开酒吧也好,开什么都好,都要有详细的方案书。明白吗?


晓波镇定的说,大概明白。


星空蓝看了晓波一眼,说,用数字来回答,全明白是一百分,你现在是多少分?


晓波说,二十!


星空蓝叹气,用笔挠了挠额头,说,你去睡吧,我写好了再跟你详详细细的解释。


晓波没去睡,他趴在桌边看一会儿星空蓝写,挪椅子过来坐着看一会儿星空蓝写。最后靠在星空蓝的背上。


星空蓝说,张晓波你该减肥了。


晓波说,你才该减呢。你看你那双下巴。


星空蓝说,沉死了,你下去。


晓波说,我不。就不。


两个人安静了一会儿。


灯光下,星空蓝的笔尖沙沙沙沙走过纸面。


像春雨。


晓波轻轻说,我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我有时候觉得我爸做的是对的,有时候又觉得他特别操蛋。


星空蓝说,想不明白就不要想明白。


晓波说,诶诶,你这不按照剧本走啊,一般电视剧里这种时候,你应该说一些金句来开导开导我的人生。


星空蓝说,人生那么长,迷惘那么多,何必急着想明白。


晓波说,你这人太消极了,人生在世怎能糊涂,做人就得做一明白人。


星空蓝停了停笔,想了想。


晓波说,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我说的对不对。


星空蓝看向晓波。


灯光下,晓波的眼睛泛着蜂蜜一样的透明棕。


星空蓝说,我觉得,想不想得明白,真的不重要。晓波,我只想你每天都过得开心,过得快快乐乐。


晓波张开手臂,说,这话说得感人!来一个外国友人一般的拥抱吧霆葛个!


星空蓝失笑,也就放下了笔,和晓波结结实实的拥抱了一下。


晓波抱住了没松开手。紧紧的抱着星空蓝。


星空蓝有些诧异,轻声叫他,晓波?


晓波轻轻说,……谁都没对我这么好。我爸也没有。


星空蓝侧了侧脸,看见一点晓波的侧脸。


年轻人的侧脸柔软,像棉花糖揉成的月光。


星空蓝的心软下去。


晓波轻声说,你要是我亲哥就好了。


评论(132)
热度(481)

© 嘎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