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

 

Q Q。凝噎。

醉卧红尘观月落:

 ( @baixiaorou 陛下,这是老臣的奏折,恭请一阅。)

 

自从偶然发现肉肉的lof复更以来,欣欣喜喜地追起了《玻璃之城》和《山伯》两篇故事。正好最近写论文写得伤得厉害,日码万字就已经觉得腰酸背痛胳膊抽筋,便愈加佩服起肉肉多线程齐开日更三万的水准。看故事看得极爽,每看一章,要么被戳得心口疼,要么舔着带血的糖渣子牙疼舌头疼,心中每每想说些什么,总是还没来得及写下就又看到了新一章的更新。于是,拖着拖着,拖到了今天,望陛下勿怪^_^。

身为一个看客,看小说时其实走的从来都是外行看热闹的路子。只要故事情节够精彩,其他的一切都可以放一边。于是,爱及了肉肉的梗概文。寥寥数语几行字,情节的推进可能就是大起大落瞬息万变。放弃辞藻的修饰,砍掉大量的支线剧情,一切只围绕主角展开,有用即写无用即舍,在这个看似粗暴的过程中,主角的人物形象在字里行间逐渐丰满立体,心路历程的铺设推动着性格和行为处事的变化。而各大配角的形象,虽然只是更加简单的几笔勾勒,却无一显得扁平,每一个人的出现都有着特定的作用,鲜有真正意义的路人甲。如此精妙的布局构思,陛下,容老臣在此先给您表个白。

 

 

 

 

表完白,想来说一说故事,和故事里的人。《玻璃之城》这文看得实在内伤,峰少此人太过决绝,爱家姐爱到不顾一切,上不得天堂那就堕入阿鼻地狱,不惧付出多大的代价无畏害多少人倾家荡产甚至丢了性命,只求和家姐一世相守,护家姐一世周全。他爱家姐,不是姐弟之情的那种爱,而是,男女之情的那种爱,爱得轰轰烈烈爱得地动山摇,爱得恨不得拖上整座城市为他陪葬,爱得,不惜夺了阴府鬼魂的身份,只为换一个合理合法的可能。甚至,他不惜拖家姐陪他一起沉沦,不要来生,不要轮回,只求今生今世,不要再失去家姐。其实原本是不爱这类畸恋文的,心里总是很难迈过伦理那道坎儿。所以相对峰少,开始的时候更能理解家姐一些,毕竟血缘关系摆在那里,骨子里流的毕竟是一样的血,男女之爱又能有多深呢,总有一日,他会醒的,会意识到这是错的。所以,家姐会想着躲他,会想着要救他,却不知道,峰少早已布置好了一张网,她避无可避,逃无可逃,唯有一起走向万劫不复。后来,随着情节的推进,渐渐了解了峰少的决绝。直到峰少以为家姐堕胎那段,从他的自暴自弃,到有人趁人之危,到他自残,再到下意识地躲避着家姐的触碰,一颗心跟着峰少起起落落,被这残酷世道扎得鲜血淋漓。直到泰国篇,二人终于和好,达到灵肉的交融,只是,伴随着这颗大糖来到的必定是更加凶猛的刀子雨。总觉得峰少和家姐会在下一场,或者再下一场风暴中,以一种无法想象的方式失去生命,不知那一刻,他们会不会约定一句,我们来生再见。

 

 

《玻璃》是前世,《山伯》一文写的就是今生。前者是锋利的匕首,读的时候不知不觉就把自己的一颗心放到了刀尖上,随着作者的笔触被或重或轻地刺着,鲜血淋漓,死去活来,就像游走在阳世与黄泉之间,你永远想不到下一步会迈向何方,唯一知道的是,峰少是疯的,家姐倾尽所有陪他一起疯,而围观这个故事的我们,随着故事起起落落午夜梦回还会疼得倒抽一口冷气的我们,同样是疯的。相比之下,后者的文风就和煦舒缓的多。故事从初冬到深冬,伴随着大北京的暖阳徐徐展开,比起来简直全文都像是挂了糖霜的山楂,酸酸甜甜颇为可口。然而,以咱们这位作者的尿性来说,她的笔下,永远没有真正的喜剧。就算千求万求求来一个he,过程也必然会扒掉主角和读者的一层皮。果然,没出几章,《山伯》的故事就和《玻璃》缠绕在了一起,这篇文里也许是颗小糖,配上前文就成了玻璃渣;这篇文里如果补上那么一小刀,配上前文一起看,妥妥的又是一大虐。譬如这一世的晓波接受不了同性恋,配的是上一世的被趁人之危;又譬如这一世的胎记,配上一世家姐毅然决然的烟头烙烫;又比如,这一世因为纹身认错了人,配的,是上一世峰少亲手为家姐画上的那个枝枝蔓蔓缠绕难分的纹身……一点一滴,铺展开来,总让人想起星空蓝的那句戏语:张晓波,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

在这个故事里,我是真的心疼星空蓝。他是爱晓波的,所以为晓波调停和别人的矛盾,就算知道晓波接受不了性向的时候那么难过,也还是会小心地不让晓波知道,会为了帮晓波追姑娘去买天价黄牛票,陪晓波做蛋卷,给晓波送钥匙,还试着化解晓波和父亲之间的矛盾,为晓波的未来打算,甚至,在晓波最需要他的时候,如天神降临一般出现在他的面前……很多时候,看着他,总觉得,他都做了这么多,百步距离都走出了九十九点五步,那剩下的半步,总值得张同学迈迈脚吧……可惜,目前看来,呆头鹅同学醒悟遥遥无期。但你要说晓波不爱星空蓝吧,也不完全是这样,毕竟这个二傻子知道偷偷留一份甜蛋卷,都跑那么远到了上海还记得去问问怎么清洗被自己泼了一碗鸡蛋的限量款,也会大冬天骑着自行车去接星空蓝,……星空蓝对他来说是不同的,比兄弟朋友更加掏心掏肺,相处起来更加不用顾忌什么。毕竟,就像是儿行千里母担忧这种梗,也就星空蓝宠着他陪他闹,换个人试试,分分钟揍丫的。但是,这份友情,大概永远会停留在恋人未满的位置,我想蓝蓝也是明白这一点的,所以他会说他已经和他的初恋了断,然后,他也许就会像今天这一章里那样,选择不再站在那个晓波伸一伸手就能够到的位置,慢慢地让晓波不再依赖他,最后,一点一点,淡出这个对他最重要的人的生命。

单看《山伯》,这就是一个gay喜欢上直男的故事,既然下不去手也没有可能掰弯,那就大度点,停在做兄弟的位置也好。然而配上《玻璃》,欠债还债,欠情还情,上一世峰少的求而不得,全还在了这一世的星空蓝身上。一总觉得,家姐临死前,大概许下了这样的愿望,这一世你为我做的,下一世换我来做;这一世你护我,下一世,便换我来护你;万水千山,人海茫茫,我终会找到你,认出你,爱你护你,伴你到白头。就像偶像剧里总说的那样,和爱人说,我们要生生世世相守;和爱着自己的那个人说,这辈子欠你的,我用下辈子还给你。但是,看着星空蓝,我倒宁可没有生死轮回,就像之前那篇长评里说的,前世情,请前世毕。奈何桥上,一碗孟婆汤下肚,抛却前尘过往,再坚定的誓言再深刻的执念都转眼成空,然后,干干净净投入一段新的人生。毕竟,有谁能保证,即使上一世我们为彼此做下的记号,到了下辈子,就一定能认出对方呢?上辈子亲手画下的纹身,这辈子出现在了另一个人身上;上辈子亲手烙下的疤痕,这辈子也不过轻描淡写一带而过。之前,在香港的那一段里,看着踩踏事故再次发生,看着晓波排除万难逆着人流去寻找星空蓝,一如上一世情境重现,那一刻,我在想,如果他们两个把上一世一起走过的地方再走一次,把一起做过的事再做一次,晓波是不是就有可能找到上一世对着那张脸的那种感觉呢……可惜,也许真的不可能吧。上一世许下诺言的时候谁都不知道下一世会发生什么,谁也都不会知道上一世的某一件事又可能会带来多深刻的痕迹,上一世的趁人之危,到了这一世双双投生成了男人,仿佛就是一个天大的玩笑,几乎彻底断绝了这两个人在一起的可能。上一世不能给的,给不了的,到了这一世,却是心交出去了,对方不要。一报还一报,当真是上辈子的债这辈子来还。

恶毒起来的时候,会想,凭什么上一世欠下的情要赔上这一世来还呢,毕竟蓝蓝那么无辜,他明明可以那样的颠倒众生游戏人间,却必须在这一个呆头鹅身上耗尽最真挚的爱意,挖心剜肉地疼着,却还是要放手。虽然总是很想揍呆头鹅山伯,很想拎着他的耳朵大吼你看这就是你上辈子爱得死去活来这辈子还要找的家姐,但想想峰少的狠厉决绝,再想想山伯他蓝蓝哥,就又下不去手了。罢了罢了,都是冤孽,就凭着肉肉一支妙笔继续勾勒星空蓝的故事好了,无论分合,无论未来是京港相望还是一方相聚,这一个冬天的羁绊已经成就再抹不去,这一份情,也不会忘记。

 

 

 

两年前的那个夏天跟着肉肉认识了两个妙人,然后一路成了其中一人的铁杆粉,如今想来,也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一路追文走来,《玻璃》和《山伯》是最妙的两篇。两篇文章都基本脱出了同人的范畴,后者还算有着些许电影的影子,前者则是彻彻底底的原创。肉肉花了大笔墨在峰少和呆头鹅晓波的身上,形象也好,情节也罢,她专注地把人物写成了自己需要的模样,只是字里行间,偶尔还能看到某个人的影子。但家姐和星空蓝则完全相反,书写他们的时候,肉肉有意无意地,为我们展现了,在这个寒冷冬季里,另外一个人带来的一场绝代风华。星空蓝和红色的毛毛衣,各式各样的大耳钉大戒指,烟灰色的大氅,长衬衫,各种各样浮夸喧嚣却能被压住气场演示出独有魅力的潮牌衣裤,嗯,还有那只很多人都想和它打一架的雪纳瑞……各种各样个梗与时俱进,以致有时候看了文还得想一想,我是不是今天又错过了什么。其实很佩服肉肉看着这俩人还能开如此百转千回九曲十八弯绕不死自己也要绕死读者脑洞的能力,毕竟,换了我自己真的只会嗷嗷嗷狼嚎23333333

 

追文追到现在,已经彻底习惯了不去猜下文会发生什么。但凭陛下一支笔,是糖是玻璃渣还是明晃晃的刀子,老臣都受得起。写文图得是自己开心,把脑洞和愿意欣赏的人分享,追文则图的是看人设情节都喜欢的故事,闲暇一乐就好,如果还能顺带着思考思考人生,那就更赞。所以,大魔头,只要你一日不停更,我就会一日追下去,我信你放出的无论梗概还是全版,都是值得一读的好故事,是值得和别人分享的好故事。如此,已然足够。

 

 

 

本来是想给星空蓝写书评的,啰啰嗦嗦一不小心写了这么多,希望肉哥哥莫要看着烦。毕竟梗概系书评需要功力,我还是比较习惯话唠的画风。如果有朝一日修炼成了三五行字描画故事人物的功力,那我一定要来叩谢陛下隆恩。

 

 

 

 

 

 

 

 

最后的最后,陛下,老臣觉得冻进冰坨子的那两只发财龟似乎还可一救,咱要不,救救试试?


评论(14)
热度(88)

© r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