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

 

星空蓝与山伯24.0

晓波到了张学军家,把扎成一沓沓的钱放桌上,说,这儿是两万,我给你的银行卡里有小一万,我再去凑一凑,凑个三万块钱,先给人还上,然后给人商量分期给。


按张学军的意思是不能有商量这一说。一商量,一分期,就感觉是矮人一截。


但是话到了嘴边,张学军想起那天星空蓝说的话。张学军再看了看自己儿子晓波,把话咽了回去,说,好。


晓波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张学军,他是做好了准备张学军不同意,然后俩人干一仗,没想到张学军居然答应了。


沉默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两人中间。


张学军说,来就来了,一起吃饭。


晓波刚想说我回去吃。


张学军说,煮了饺子,你爱吃。


晓波这才想起来,最近忙得晕头晕脑,都忘了这是小年夜。


张学军看着晓波默许留下了,就转身去张罗厨房。


外头的人都说大北京城的四合院是寸土寸金。这话是没错。但住在里头的人才知道,这寸土寸金真住起来的感觉是什么样。


张学军那院子住了五六户人家,他那屋不算小,偏西南,日照也还行。但就这样,厨房还是一屁股做下去顶天立地那么点大,灶台边上挤挤挨挨的都是碗碟盆筷,油瓶子要是倒了得连带着一整排的酱油醋盐一起卧倒。


晓波本来想进来帮忙,但是张学军不让,说,你在外边待着,你进来了,越帮越忙。


晓波看着厨房,也确实跟张学军说的一样。


晓波心里有点怅惘,他总觉得这屋子特别大,厨房能让自己绕着跑。


怎么一眨眼,屋子小了,张学军老了,自己也就长大了,也多了很多烦恼。


张学军回头看见晓波,说,你去坐着,饺子一会儿就好了。


晓波张了张口,想说星空蓝那事。但是看着张学军的背影,舌尖像含了千斤的核桃开不了口。




星空蓝回家坐地铁,看见地铁广告屏上放着小年夜的美食节目,才想起来今天是小年夜。


那么晓波应该在家里一起吃饭,不会回来了。


星空蓝回到家,雪纳瑞汪汪的凑过来。


星空蓝说,饿了?


雪纳瑞又汪汪。


星空蓝轻轻笑着说,我不是你爸,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星空蓝给雪纳瑞加了水,加了粮食,蹲着看雪纳瑞吃了会儿,抬手挠了挠头雪纳瑞的头,起身去换居家服。


换完了衣服,他戴上眼镜,打开电脑,继续工作,这会儿过年前本是最忙的时候,他忽然就从香港跑到北京,一时工作没有交接,有许多首尾需要弥补。


除了工作邮件,还有私人邮件。星空蓝抽出时间来回复还在北京,暂时不能回去。


一忙,时间就过得特别快。一眨眼天就黑了。说是北京城不给放烟花,窗外夜空显得格外寂寞。



星空蓝听见敲门声,愣了一下,连忙起身去开门。


送外卖的敲错了门。


星空蓝关上门回到书桌前,看见晓波的未接来电。


星空蓝回拨过去,响了一会儿,晓波的声音响起来,夹杂呼呼的风声,显然是在屋外。


晓波说,你吃饭了么。


星空蓝说,吃了。


晓波说,吃的什么。


星空蓝顺手点开一个美食网页,说,糖醋里脊,大拌菜,清蒸鱼……


晓波说,你咋不说还有满汉全席和佛跳墙。


星空蓝笑着说,我等会儿就去吃。


晓波说,等会儿是什么几点?


星空蓝说,外边冷,你先进屋去。


晓波说,不冷。


星空蓝说,叔叔还好么。


晓波说,张学军打算报名参加冬奥会了,你觉得呢。


晓波顿了顿,说,对了,我爸说谢谢你,那两万块钱。


星空蓝说,你跟他说了?


晓波说,说了啊。


星空蓝没说话。


晓波说,真的,我没骗你。


星空蓝微微一笑,说,那也帮我谢谢叔叔。


晓波说,没见你这样的,给人钱还跟人说谢谢。


两人沉默了一下,听见风呼呼的刮过去。


星空蓝顿了顿,说,你今天晚上回来么。


晓波说,我争取回来。


星空蓝说,你难得回家,陪陪叔叔。


晓波说,跟我爸在一起也是吵。


星空蓝说,到现在为止,吵了么。


晓波一怔。


星空蓝微笑,说,好好聚聚。


晓波沉默片刻,说,我尽量。



时间流逝,天越黑,灯火越明亮。


星空蓝摘下眼镜,打算关了电脑。


门又一次敲响了,不轻不重,不急不缓,笃笃的响。


星空蓝怔了一下,这一次,是晓波吗。






第二天中午,晓波回家。敲了好一会门,星空蓝才来开。


晓波晃着手里的饭盒,说,给你带了饺子。


星空蓝有点困的笑了笑,说,正好解决午饭。


晓波看着星空蓝裹着睡袍,趿拉拖鞋,显然是刚从床上起来。说,你刚起?


星空蓝坐在沙发上,一手支着额头,懒懒的说,昨天睡得太晚了。


晓波看见了电脑亮着的电源,不赞同的说,你又熬夜。


星空蓝嗯了一声。


晓波说,别喝咖啡了,我从张学军那儿顺了两包金骏眉。尝尝。


星空蓝说,好啊。


晓波进了厨房,想烧热水。看见长条桌上有半瓶红酒。晓波站了一会,慢慢走去水槽看了一眼。没有两支酒杯。


晓波松了口气,又忽然给自己脑门拍了一下。


星空蓝去洗漱。


晓波去找雪纳瑞,雪纳瑞看见晓波直觉不对劲,扭头就跑。


晓波说,嘿你小子跑什么。


雪纳瑞逃进了卧室。


晓波顿了一下,轻轻推开卧室的门。


卧室没人。


晓波抓住了雪纳瑞,把雪纳瑞好一通乱揉,小声说,你哥哥要是知道你爸爸在想什么,肯定得撕了你爸。


窗户没开。


卧室里满满的都是古龙水的香味。


晓波皱了皱鼻子,心想星空蓝这是泼了香水怎么的。


他打开了窗户给换气。风吹得窗帘一阵一阵的动。


窗帘拂过飘窗窗台,有什么被阳光照得折射一点耀眼光芒。


晓波伸手拿起来,是一颗梨形钻石耳钉。


晓波拿在手里看了看。


星空蓝说,晓波,你看见我耳钉了么。


晓波一回头。


星空蓝换下了睡衣,套了件星空蓝色的高领毛衣。倚在卧室门边。


晓波递过去,说,这儿呢。


星空蓝接过,一笑说,谢谢。





晓波热好了饺子上桌。


星空蓝吃的有点快。


晓波给星空蓝夹了俩饺子过去,说,你这么饿啊?


星空蓝说,这饺子好吃。


晓波说,那当然,我爸,我是说张学军自己包的。跟外面买的不一样。


星空蓝又吃了好几个。


晓波两手放在桌上,并在胸前,边上雪纳瑞闻见饺子香味,跳到了晓波膝上,也是一样两爪搭在桌上。


一样乌溜溜眼珠瞅着星空蓝。


星空蓝起初没在意,直到看了一眼,差点呛住了,捂着嘴,笑着说,你干嘛?


晓波说,我跟张学军没吵架,一句也没吵。


星空蓝忍着笑,说,然后呢。


晓波加重音,说,一句也没吵。


星空蓝放下筷子,伸过手去揉了揉晓波头发,温柔的笑着说,张晓波小朋友,十分乖。


晓波得意。


星空蓝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眼号码,起身走到客厅另一侧去接。


晓波抱着雪纳瑞,雪纳瑞虎视眈眈饺子。


晓波说,好吃吗?想吃吗?


雪纳瑞汪汪。


晓波说,那好,咱们下回做个香菜狗肉的。


雪纳瑞:……


雪纳瑞想大家都是狗,怎么我的狗生就如此艰难。




星空蓝在阳台接起电话,说了两句,看着和雪纳瑞闹的晓波,嘴角含笑。


手机那端的人说了几句,星空蓝回过神,说,我在听,嗯……你没误机吧?……好,我好快返来。


评论(153)
热度(476)

© r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