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

 

星空蓝与山伯 第二部【10】



星空蓝忙了一阵,智能手表滴滴响起提示该遛狗。


他走出书房,找了找雪纳瑞。


晓波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这块地方都成他张晓波的专属领地了。他抱着雪纳瑞就像抱着大枕头,而雪纳瑞显然已放弃狗尊,一狗脸生无可恋。


星空蓝端详了一会儿,说,小波。


晓波回头。


星空蓝说,叫你怀里那个。


晓波把头往沙发方向一歪,一脸的蔫。


星空蓝说,烦什么呢?


晓波说,不能跟你说。


星空蓝摸了摸晓波的头发,弯下腰,在晓波的头顶亲了一下。笑了笑,说,烦烦飞走了。


晓波很不客气给一白眼,说,你当我小孩儿。


星空蓝说,我去遛狗,你来不来。


晓波当然去。


两人换上了同款不同色的板鞋,带着雪纳瑞下了楼。


小区绿化好,有水池有凉亭,水池上还有小桥。也有其他人,或在遛狗,或在慢跑。


星空蓝拉着绳,前头一个小波儿四只爪子溜溜儿的往前走。后头一个晓波儿低着头吭吭儿的跟着走。


星空蓝回头看晓波,说,你爸爸怎么说。


晓波说,他说挺好的,我这样也别耽误人好姑娘。他还让我谢谢你为民除害。


星空蓝看了眼晓波。


晓波却说,傻儿zei,吃什么呢你。


星空蓝回头一看,看见雪纳瑞在草地上不知道蹭什么。


晓波蹲下去,拍一下雪纳瑞的脑袋,说,你怎么什么都吃。嗯?你说什么?饿了?想吃烤串?


星空蓝好笑,说,是他想吃,还是你想吃。


晓波直起身,说,你遛完了就先回家,我去买个串。


星空蓝说,我陪你一起。


晓波说,不用,小区边上就有,我买了回家吃。




星空蓝遛完了狗,回到家,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晓波进了家门。


星空蓝看晓波手里空空的,便问,串呢?


晓波说,刚过完年,那家还没开,我去换个衣服。


说完就匆匆进了客房。


星空蓝看着客房门口,若有所思。



到了临睡前,星空蓝照例是换了睡袍,开了加湿器,再拿好了书。


便听见了门板上如小鸟叩击一般的轻轻两声,带着一点迟疑,带着一点犹豫。


星空蓝走过去,打开了门。


晓波站在卧室门口。


星空蓝说,一起睡?


晓波点点头。


星空蓝侧身,让出道。


晓波上床掀被子然后钻进被窝里。


星空蓝上了另一侧的床,照例是关了大灯,开了阅读灯。


晓波慢慢的挪到了星空蓝的身边。便听见星空蓝的声音在上方响起,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晓波一震,低声说,没什么。


星空蓝把书放在一边,低头看晓波,说,拿给我看。


晓波往床的另一侧躲,说,真没什么。


星空蓝按住了晓波,掀开了被子。晓波起身想下床,被星空蓝抓住了胳膊,硬是掰开了晓波的手。


他看见了晓波紧紧攥着的两样东西,保险套和润滑剂。



两个人坐在床上,被子凌乱堆在床尾。


星空蓝看着晓波,又是哭笑不得,又是心疼不舍。


张晓波买这些东西的时候得窘成什么样儿。


星空蓝说,你刚刚就是去买这些东西?


晓波低声说,……嗯。


星空蓝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晓波沉默一会儿,垂着眼,睫毛簌簌的抖着,轻声说,我看了……我都看过了,你……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回事。……我可以,我没事的。


星空蓝看着晓波。


有一年去红磡听陈奕迅的演唱会,全场上万人听得落泪。一千首一万首情歌能唱尽世间所有生离死别,爱恨纠葛,悲欢离合,但去哪里找一首情歌能形容张晓波的万一。


我拿你怎么办好,张晓波。


星空蓝抚住晓波的面颊,探过身,亲了亲晓波的嘴唇,然后轻轻分开。


他们之间近得不能再近,睫毛和睫毛都几乎触碰彼此。


阅读灯的灯光稠密,照得晓波的面颊细腻柔软如乳酪,星空轻轻吻了吻,低声说,晓波,你在干什么。


晓波在掰星空蓝的手。


星空蓝说,撒手。


晓波说,你还我。


星空蓝转过了手腕,把润滑剂保险套就往床下一扔。


晓波要爬过去拣。


星空蓝按住了晓波肩头,往床上一摁,说,老老实实睡觉。


晓波瞪着星空蓝,忽然说,我知道了。


星空蓝挑眉,说,你知道什么?


晓波说,你丫不行。


星空蓝说,你如果对这个有疑问,我可以给你至少二十个人的号码,你去问问我行不行。


晓波咬牙,说,你丫……!


星空蓝说,我怎么了?


晓波说,也不怕腰肌劳损!


星空蓝噗嗤一声,伸手关了灯,拉起了被子躺下睡觉。


晓波眼睁睁看着天花板,不甘心,说,哥。


星空蓝说,嗯?


晓波说,试试。就试一次。


星空蓝转头看晓波,说,真要试?


晓波咬牙,真的!


星空蓝掀开被子,窸窸窣窣的拿回了保险套和润滑剂,听声音是撕开了套子,又回到床上来,顺势俯在了晓波的身上。


重量和体温的双重压迫令晓波浑身一僵,他在心里一遍遍的想,我不怕,我不怕,我一点都不怕。


脑海里闪过许多乱七八糟的碎片,有白天看的那些个GV,有自己尴尬得要死的买‘必备品’,还有漆黑丝绸上的金龙。


星空蓝的嘴唇落在了唇上。


晓波努力的不分神,努力的享受亲吻。


星空蓝的亲吻到了喉结,又到了衣领敞开的位置。


晓波不由得握紧了双拳。


星空蓝停下。


晓波张了张口,发现自己发不出声,便清了清嗓子,有些干涩的说,我没事。你别担心,是……是跟你,我不怕。


昏暗中,晓波看不清星空蓝的表情,只能听见星空蓝的声音,他说,张晓波。你啊。


那些没有说出口的话,便化作了绵绵叹息。


晓波沉默一会儿,说,我真的……真不怕。


星空蓝重新在晓波身边躺下,说,我要的不是你不怕。


晓波诧异的说,那是?


星空蓝说,是你想要。


晓波沉默,说,就你事多。


星空蓝闭上眼,嘴角带着一丝笑,说,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晓波侧过身,伸出手搂住了星空蓝。


晓波说,你是不是要回香港。


星空蓝说,有些事要回去处理。


晓波说,我跟你一起去。


星空蓝没说话。


晓波更紧的搂了一下星空蓝,看着星空蓝的侧面,说,你有两个选择。


星空蓝说,哪两个。


晓波说,你带我去,或者,我跟你去。

 

星空蓝睁开眼,转头看着晓波,目光流盼,如悲似喜,万般情动。


晓波支起胳膊,低下头,吻住了星空蓝的嘴唇。



而窗外月光皎洁,照着林立高楼,照着静谧后海,照着沉睡都市。


评论(125)
热度(473)

© r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