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

 

星空蓝与山伯 第二部【11】





去香港之前,晓波给张学军打了一电话,说,爸,我要去香港了。


张学军二话不说挂了电话。


晓波再接再厉再打第二个。


张学军又接起来。


晓波说,麻烦您一件事。


张学军顿了顿,说,什么事?


晓波说,托您照顾我亲儿子也就是你亲孙子。


张学军想,自己这心脏病就是被晓波吓出来的。



晓波安置好了雪纳瑞,便跟着星空蓝出发去机场。


飞机起飞,晓波忽然感叹,今天怎么不是初二。


星空蓝诧异,说,什么意思?


晓波理所当然的说,初二回门啊。


星空蓝看晓波。


晓波挑挑眉,满脸快活。


星空蓝说,回家再收拾你。



晓波却怔了一下,快活的神情在脸上消失。


星空蓝看在眼里只觉得仿佛天光都黯淡了一下,问,怎么了。


晓波说,我不想住那儿。我们……换个别的地方住吧。


星空蓝想了想,便明白了,握住了晓波的手。低低说,对不起。


晓波不想让星空蓝难过,故意说,这回去香港,我得见多少个前任,你报个数给我,我也好有心理准备。对了,你已经说过了,至少二十个。


星空蓝轻声说,你就是想气着我。


晓波也轻声说,谁让你先干坏事的,我心里憋屈。


星空蓝嘴角染上笑意,说,吃醋啊?


晓波说,都泡里头了,那叫一个酸,要不要尝尝。


星空蓝握紧了晓波的手,俯身过去,轻声说,你这都是跟谁学的。


晓波像个小狐狸,得意的说,我哥。







飞机掠过碧波粼粼的海面,掠过青马大桥的上空,降落在了香港国际机场。


星空蓝在酒店check in 双人间,安置了自己和晓波。


这回来香港是有要紧事。


星空蓝联系了工作室的另一个投资人,说,ray,我想和你谈谈。


ray说,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星空蓝说,今天。


ray笑着说,一回来就找我?这么着急?


星空蓝平静的说,谈工作室的事。


ray说,还有呢。


星空蓝反问,还有别的么。


ray沉默片刻,轻轻笑一声,说,那就今晚,我再给你电话约具体时间。



星空蓝挂了手机,从走廊回到房间。


晓波说,电话说完了?


星空蓝在床边坐下,耙了下头发,点点头。


晓波打量星空蓝的神色,说,这事儿要是搞不定,你是不是就没钱了。


星空蓝抬眼看晓波,说,差不多。


晓波说,咱刚装修好那工作室也不是咱的了?


星空蓝说,不是了。


晓波说,咱住的那大屋子也不是咱的?


星空蓝说,也不是了。


晓波说,光咱儿子那狗粮一个月就得大几千呐。


星空蓝点头。


晓波说,这可怎么办?愁死我了。


星空蓝附和,说,是啊,怎么办呢。


晓波摊手,说,只有一个办法。


星空蓝顺着晓波的话说,什么办法?


晓波说,我养你啊。


星空蓝看着晓波,眼中泛着温柔,含笑说,你怎么养我?


晓波走到星空蓝边上坐下,说,养你确实比较困难,你看你这衣服鞋子,你这行头,你这花钱大手大脚的样子。


星空蓝看了看自己的打扮,说,那么,我改。


晓波说,改什么?我少吃点,咱儿子也少吃点。钱就够了。


星空蓝说,我不改?


晓波看着星空蓝,扬了扬眉,我哥穿成这样好看,我就喜欢看他穿这样。


星空蓝凝视晓波,说,张晓波,我为什么浪费那么多时间才跟你一起。


晓波故意皱眉头,说,是啊,为什么呢?


星空蓝说,因为……


他一笑,因为你是个呆头鹅。





ray约了时间地点。


兰桂坊附近一家gay吧。夜里十二点。


星空蓝和晓波吃过了晚饭,陪晓波看了会儿酒店的电视节目,晓波没字幕也能听懂一大部分粤语,星空蓝很诧异的说,你什么时候会的?


晓波得意,那当然,我谁啊。


星空蓝说了句粤语,然后问晓波,听得懂么?


晓波想了好一会儿,问,……你骂我呢吧?


星空蓝忍笑,说,慢慢想,好好想。


时间差不多了,星空蓝便准备出发,晓波也穿上了外套。


星空蓝说,你在酒店待着。


晓波说,那我跟你来香港还有什么意义?


星空蓝见晓波坚决,又转念一想,ray虽然知道晓波的存在,但是从来没有见过晓波,也无从谈起对晓波不利。便说,我带你去可以,你要答应我两件事。第一件,进了酒吧之后不准跟任何人说话,不准吃任何人给的东西。第二件,我们一路装作不认识,进了酒吧,更加要装作不认识。


晓波诧异说,要这样吗?


星空蓝略一顿,说,阿ray这个人……有时候,有点偏激,小心一点好。就比如一起住这件事,当时他也没有和我商量,自己提着行李就搬了过来……


晓波嘀咕,那你也没赶他走啊。送上门就要,您心够大的。


星空蓝说,我那个时候……


他顿了顿,说,是我的错。


晓波说,过去的事,咱俩都有错。打今儿起,就都不提了。


星空蓝点了点头。


晓波看着星空蓝,却知星空蓝只是为了让自己宽心,那段日子不可能说不提就忘记,也不可能说忘记就真的不留下一丝一毫痕迹。




两人一前一后出来酒店,前往兰桂坊。


晓波跟着星空蓝,星空蓝偶尔会略略回头确认他还在。


晓波喜欢回头找寻自己的星空蓝。


他用旁观者的角度看着星空蓝,才发现这人比自己之前认为的还要好看。碌碌人群之中,唯有星空蓝熠熠出众。


他跟着他走过闹市,走过十字路口,又一起搭乘地铁。


星空进了车厢,便习惯去找晓波,一时没有找着,便心头一慌,担心晓波没上这辆车厢,便往后面几节找走。


衣角被人拽了一下。


星空蓝低头看去。


原来晓波坐在椅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上一顶鸭舌帽,压得低低的,还戴着雪白耳机,看上去如港城青春少年。


星空蓝看见晓波对面有个空座,便也坐下。


两个人隔着走道。乘客渐渐上来许多,遮住了彼此。


星空蓝只能在人与人的空隙里望着晓波。手机微震。


晓波发来一条音乐链接。


星空蓝戴上红色耳机。


乐声倾泻。


人声渐退。


整节车厢仿佛只有他们二人,只有彼此。


喜欢你 


那双眼动人


笑声更迷人


愿再可轻抚你


那可爱面容


挽手说梦话


像昨天 你共我



地铁一站又一站,隆隆驶过。


旺角。


佐敦。


油麻地。


尖沙咀。


每一站,数不清的乘客。


每一站,数不清的故事。


来来去去的乘客起起灭灭的故事明明暗暗的灯火,唯有他,凝视他。



兰桂坊到站。


星空蓝前往ray约定的酒吧。酒吧的招牌很显眼,是一辆银光闪闪的老爷车,有如这家酒吧的名字,银车道。


十二点多,正是最热闹的时候。酒吧之中无数人影放浪形骸。


ray定了二楼包厢。


他看一眼晓波,确认晓波老老实实坐在吧台。


晓波点了一杯饮料,牢记不能喝。


手机一震,星空蓝传来微信,‘不要让我担心’。


晓波回复,‘知道啦’。




星空蓝踏进包厢。


只有ray一个人在。


星空蓝站在ray跟前。


ray笑了笑,说,坐啊。


星空蓝坐下,说,关于工作室


包厢门外有人敲门。


ray起身开门,与对方说了几句,回头对星空蓝说,有点事,等一等。


星空蓝等了六七分钟,发了条微信给晓波,问,你怎么样。


晓波很快回复,一切正常。


ray回到包厢。


星空蓝放回手机,说,我这次来实现和你商讨工作室的事。


ray打断,说,威廉,你知我要什么。


星空蓝顿了顿,说,那我们约律师办注销手续。


ray看着星空蓝,说,你留都不留我?


星空蓝说,你要的,我没有。


ray盯着星空蓝,说,你是不是以为这一次和以前一样,我会迁就你?!你e家是将工作室赔返给我?


星空蓝说,感情事没有赔不赔,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大家说得很清楚。


ray说,是啊,你讲过大家在一起是为开心嘛,不开心就分。所以我为了你做这么多事,我怕你不开心啊!你看看,那班人个个说爱你,但是谁有我真心?!你想清楚,签了注销合同,再加上融资股权,你知不知你要赔几多?整幅身家,你这么多年,都白费。值得么?!


星空蓝说,值得。


ray拿起玻璃酒杯便砸碎在地。


尖锐声响中,星空蓝神情淡漠,说,等你冷静点,我们再约律师。


ray说,站住。


星空蓝漠然看着ray。


ray走到星空蓝身前,抬起手,抚摸他精致面容,眼神之中一丝痴恋,说,真好看。


星空蓝握住ray的手腕,拉开手。


ray凄笑,说,也真心狠。


星空蓝说,讲完了么。


ray说,为了一个人牺牲咁多付出咁多,你是不是傻的?


星空蓝说,大概是吧。


ray垂下眼,退回沙发,跌坐而下,轻轻说,我知道了。但是,你可不可以再陪我一阵。


星空蓝一顿,说,下次吧。


ray苦笑,说,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选这儿。


他自问自答,因为,我第一次看见你,就是这儿。


星空蓝说,是么。


ray看着星空蓝,说,你记不记得,当初有人告你侵权,是我帮你找律师证明你的清白。


星空蓝说,你帮过我,我很多谢你。


ray点了支烟,说,不用多谢。因为举报你的人就是我。


星空蓝一怔。


ray抽了一口,说,如果不这么做,你怎么会在那么多人当中记住我。如果不这么做,你当时怎么会回来。


星空蓝说,是吗。


ray捏紧烟,说,你不生气吗。


星空蓝淡淡的说,都过去了,而且,毕竟你帮过我。


ray嘴角挤出笑容,说,我就知道不管我做什么,好也好,坏也好,都很难令你真正把我放进你心底。


这时候,ray的手机响起信息接收提示声。


ray拿出手机看一眼,又放回去。对星空蓝说,还有一件事,你应该知道。你的那个张晓波曾经来找过你。


ray从裤兜里拿出一枚钥匙扣,是青马大桥纪念。


星空蓝的神情终于有了变化。


ray说,那次他来找你,我认出来他就是你关注的那个账号上的人。所以那天我跟你说比翼齐飞,所以那天我一定要堵住你在门口,因为我知道他没有走,他在等着你回来。他等得这么辛苦,我就送一场戏给他。他一定很伤心,不如,也不会掉了这个。


星空蓝猛地去夺那枚青马大桥。


ray完全不阻拦。


星空蓝握紧徽章,手指微微发抖。


ray看着星空蓝。心中越是因为嫉恨而痛苦就越是有扭曲的快意。即将亲眼见证星空蓝,跌入深渊。



既然我被你遗弃,那我就拖着你,一起生不如死。



ray说,想问你一件事,他背上的印记怎么这么特别,像烟头烫的。


星空蓝一震,看着ray。心脏仿佛停止跳动,头顶灯光仿佛一瞬间灭了又亮。


整个世界都暗了一暗。然后,浓云在眼前涌起,狂风在心中撕扯天地。



ray说,你怎么放心他一个人。


ray说,我知道他长什么样。我认得他。我认得,他是你的张晓波。


评论(255)
热度(478)

© r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