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

 

山伯与星空蓝 番外 之 小登科 下

星空蓝懒洋洋的说,但是……


晓波说,但是什么?


星空蓝半眯着眼看着晓波,嘴角似笑非笑的说,你知道怎么强么?


晓波说,威廉同志,你这话我就不乐意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星空蓝说,你说我是猪?


晓波说,你不是二师兄,你是师父。


星空蓝说,那你是什么?妖怪?


晓波说,我是金箍棒。


星空蓝诧异。


晓波扬扬眉,说,变大变粗变变变。


星空蓝噗嗤就笑出声。


晓波说,这位同志你严肃点儿,正强暴呢。


星空蓝说,我不信你会。


晓波说,爷会一个给你看看。


星空蓝看着晓波,轻声说,好啊,让我看看。


晓波看着星空蓝的眼睛,慢慢靠近,慢慢吻上了星空蓝的嘴唇。


星空蓝微微张开嘴,引导着晓波的舌尖舔入,他迎合着晓波的亲吻,再伸手拉开晓波的牛仔裤拉链,帮他褪下裤子,再让晓波搂住自己的腰身。


晓波忽然停下手。


星空蓝的心微微一沉,也停了下来。


晓波亲得有些气息不稳,还有些脸颊发红。


星空蓝看着晓波,等晓波说话。


晓波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星空蓝诧异。


晓波在星空蓝的身边仰面躺下,手垫着后脑勺,看着天花板,久久不语。


星空蓝侧过脸,看着晓波,也不说话。


晓波终于开口,说,你找了言蹊,给她出那个主意,是想制造我和言蹊接触的机会,想让我跟她日久生情。你现在又这样,是想让我主动。


星空蓝沉默。


晓波说,你心里想着的永远是我迟早会跟你提分手。你不想我后悔。你也不相信我想跟你天长地久。


星空蓝说,晓波,不是的。


晓波说,那你告诉我是什么。


星空蓝的嘴唇动了动,又沉默。


晓波转头看着星空蓝,说,你哪儿来这些消极的念头?……哦,我知道了。


晓波往星空蓝的方向挪了挪,说,你千万不要自惭形秽。


星空蓝看一眼晓波。


晓波继续嘚,我是比你年轻,也比你好看,可我不嫌弃你啊。


星空蓝眯了眯眼,说,张晓波。


晓波说,如果你觉得没法儿跟我来,那我先去跟别人试试。


星空蓝愣了一下,说,张晓波?


晓波说,你要是觉得我之前没跟别人来过,你有心理阴影,我就去找一姑娘试试。你要是觉得我之前是一直的,你也有心理阴影,那我就去找一男的……


星空蓝一下翻身起来,声音都变了,说,张晓波!


晓波看着星空蓝,平平静静的说,不然我还能怎么办。


晓波说,我亲也亲你过好多回了,抱你也抱你过好多回了,地点我也找了,气氛我也搞了,你就是不越雷池一步。你难道真的要我脱光了躺你床上说哥哥你日我吧。这样吗。


星空蓝的心就像被针扎了一下,猛地一抽,猛地一疼。


晓波说,你非要我这样吗。如果你要,我可以这样。


星空蓝躺回去,抬手捂住额头也遮住了眼睛,嗓子有些沙哑,说,晓波,别说了。


晓波蹭过去,看见星空蓝大大的领口裸出来的肩头,他低下头亲了一下那块肌肤。


星空蓝极其轻微的颤抖了一下。


晓波握住星空蓝的手腕,轻轻拉开了手,说,我想给小波改个名字。


星空蓝说,……改什么。


晓波说,不悔。张不悔的不悔。


星空蓝尽管伤心难过,还是憋不住笑了。然后转头凝视晓波。


晓波说,我怕疼。


星空蓝说,我知道。


晓波再凑过去一点,对着星空蓝的耳垂底下,轻轻的说,哥哥,我怕疼。


星空蓝顿了顿,说,……张晓波。


晓波说,你是被按下重播键了还是卡带了。


星空蓝支起身,俯在晓波的身上,说,很能说嘛,这位小同志。


晓波说,客气,爷口活好。


星空蓝忽然亲了一下晓波的嘴唇。


晓波没心理准备,一下瞪大了眼睛。


星空蓝嘴角含笑,说,口活好?嗯?


他往下沉了沉腰,下半身贴住了下半身,微微一顶。


晓波的眼睁得更大了,结结巴巴的说,……霆、霆葛个。


星空蓝眯起眼,说,怎么了?


晓波咽了口口水,说,那……那是……是个啥?


星空蓝说,你等会儿要吃的。


晓波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星空蓝说,上边儿吃,下边儿也要吃。


晓波开始扑腾,抓住星空蓝的肩,说,你你……你等会儿,我忽然想起来我今晚还有事。


星空蓝摁住晓波的胯。


年轻的身体,也瘦,胯骨支棱,像鸽子的翅膀。


星空蓝一扒,牛仔裤就往下褪了半截,露出晓波四角内裤。


星空蓝看一眼,差点笑喷了。


黄底海绵宝宝。


晓波急得想拽回来,说,你你你干嘛脱我裤子!


星空蓝说,你不脱,我怎么进去。


晓波说,你这人!你这人!


星空蓝说,重播键?卡带了?


晓波吭哧一声,说,你这人……咋这下流!


星空蓝一扬眉,说,现在就说下流?等会儿你该说什么?


他故作恍然大悟的说,噢,不对。


他贴得更紧。火热磨蹭火热,隆起磨蹭隆起,微微哑着嗓子,说,等会儿你就说不出话来了。


晓波瞪大眼。杏仁色儿的眼睛,像一只受到惊吓的猫咪。






然后,牛仔裤就到了地上。海绵宝宝也到了地上。



然后,晓波光溜溜的裹在被子里,看着天花板。


星空蓝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晓波说,他妈的。


星空蓝有些担心的说,……晓波?你觉得……怎么样?


晓波说,屁股疼。


星空蓝默了默。


兰桂坊小王子发挥最大实力。得到的评语是屁股疼。


晓波却扭头,看着他,说,哥。


晓波裹着被子,像毛毛虫一样蠕到星空蓝身边,手从被子底下伸出来,拽一拽星空蓝的睡衣衣角,说,你还有力气吗。


星空蓝一怔。


晓波舔了下嘴唇。




评论(172)
热度(456)

© r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