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

 

嗯。叫。【上】

晓波在沙发上瘫成一个大字。从早上八点瘫到下午两点。

星空蓝有点看不下去,说,“出去逛逛?”

晓波不说话,抬起手按遥控器。

电视台播报今日高温警报。

星空蓝说,“我开车,我们去看电影?”

晓波再按遥控器。

电视台播报这个夏天烂片成灾。

星空蓝说,“那么,去游泳?”

晓波把头一偏。

小波可怜巴巴的蹲在沙发一角,头上贴着张纸,写着,“我。”

脖子上挂块纸片,纸上写着‘谁把爸爸的泳裤咬破了?’

星空蓝看着晓波都快瘫成葛大爷,说,“在家打游戏?”

晓波终于看了眼星空蓝,说,“光打游戏,那没劲。”

星空蓝挑眉,“怎么有劲?”

晓波说,“咱们加注。”

星空蓝说,“想赌什么?”

晓波想了想,坏主意biu的就是一个。嘴角一翘,就诶嘿嘿嘿起来。

星空蓝当然看出来是晓波一肚子小坏水咕嘟咕嘟冒泡,但看晓波的眼睛也亮了精神也来了,便是一些坏主意,也乐意配合。

晓波说,“谁输了,就叫谁……”

星空蓝问,“叫什么?”

晓波抿了抿唇,脸颊上的酒窝忽隐忽现。坏主意是他想的,真要说出口,反而自己先窘了。

星空蓝好奇,再问,“叫什么?”

晓波耳根已经憋红了,一口气的说,“谁输了叫谁老公。”

星空蓝一声笑憋回了肚子里。

晓波说出口就后悔,这不管是叫人还是被叫,心里都直挠挠。巴不得星空蓝不愿意,说,“你要不愿意,那就换一个。”

星空蓝淡淡的说,“好,就赌这个。”

晓波傻眼了。

最后星空蓝输了。

故意的。



评论(55)
热度(281)
  1. 没牙rou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星空蓝终身骨灰级脑残粉
  2. 一夕歡顏rou 转载了此文字
    蓝哥哥和波儿
  3.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rou 转载了此文字
  4. 卡束斯rou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最后的良知

© r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