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

 

论星空蓝到底是不是有钱人【3】




当年。



星空蓝和晓波‘破镜重圆’以后。星空蓝去找了邓子还有晓波的其他一些朋友,去了解自己离开晓波的那段时间里,晓波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那时候,晓波一身的债。张学军又生病,没有比病人更烧钱。


晓波去过麦当劳,也去过超市干促销,冷鲜专柜理柜,连棋牌室都帮人看过半个月。手头最紧的时候,一天三顿都是双白饭。意思是底下一层白饭,上边铺一层厚厚豆芽菜,或者一层厚厚的大白菜,这么个双白饭吃了快三个月,稍微周转了一点,就能吃六块钱一个的肉夹馍。


这些过去,晓波从不说的,不代表星空蓝不去问。


没有谁的付出和牺牲就该沉默。吃过的苦就是苦,不能因为后头享受到了甜,前头的苦就算了。就好比星空蓝绝对不会因为晓波现在和自己在一起,两人现在很好,就会觉得苦尽甘来,就会觉得以前的事过去了。现在越是在一起好好的,他越是怪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回来找晓波,为什么没有早一点让晓波过上安稳的生活。


晓波的性格往好了说是独立,往坏了说是太拧。他跟星空蓝早就住在一起,可开销这方面仍然徘徊AA制。每个月往家里交伙食费、燃气费、水费电费网费,他愿意让星空蓝掏钱的除了小波的日常花用,再就是勉强接受张学军的医药费。其他的都尽量保持泾渭分明,也就因为这个,晓波手头到现在还是紧巴巴。



直到这天。


星空蓝在厨房做菜,把嫩藕切成丝,要么拌一点自制的辣椒油,要么和炸过的花生米打碎了拌在一起,晓波每次能吃掉一盘。


晓波一边偷吃一边随口说,哥。给我点零花。


星空蓝嗯了一声。随后说,你说什么??


晓波吓一跳,说,我想买个游戏,有点贵,钱一时不凑手……要不,要不算了。


星空蓝一菜刀下去,藕应声砍成两半。


晓波傻眼。


星空蓝掷地有声的说,买!!








晓波觉得星空蓝从香港回来以后就瘦了,趁星空蓝睡着的时候,摸摸脸,再摸摸腰,都没肉了。


晓波想香港人都爱喝汤,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放的。汤也的确养人。于是就悄悄的学做。


差一点烧了厨房。



推子的女朋友倒是煲得一手好汤,晓波诚心诚意取经学艺。推子怕晓波把自己刚装修好的厨房烧了。


两边一嘀咕,把学艺地点定在了邓子的酒吧厨房。


当枸杞和走地鸡的香味在酒吧里满溢,邓子说,我这儿是一腐败堕落的场所,你们这么温馨这么居家合适吗?


晓波说,我们这是帮你设计新菜单,比如螺丝起子配海带绿豆沙,血腥玛丽炖川穹鱼头。


邓子一个字,滚。




汤出锅了,DJ停了,舞池空了,所有打耳钉的打舌环的,烟熏妆的庞克头的,人手一碗静静喝汤。新客人推门一进来看见这一幕,吓得还以为来了什么邪教组织。



邓子开了电视机一边喝汤一边看八卦,啧啧说,你看看这帮有钱人。


有个香港大亨过年时候入院,据说熬不过年关,四五个大小老婆都来争家产。传闻中,港城三分之一的楼跟这大亨沾点亲带点故,澳门一半的娱乐场所也跟他有牵扯。再加上小老婆有孩子,大老婆也孩子,离婚的原配正房一溜儿孩子,没领过结婚证的红颜知己也有孩子,可能是想着要给老头子打亲情牌,这帮太太们撕家产的时候全家总动员,儿女齐上阵。


邓子说,啧啧,你看这架势,比电视剧还精彩。


推子说,诶你说,这么多女儿儿子,分的过来吗。


邓子说,八卦杂志说,就算平分财产,每家分到的也是上亿,但是人心不足。总想多拿一点。


推子说,你觉得最后谁能赢?


邓子说,这老头过了年又挺过来了,元宵节那天都能吃宴,这帮人前头撕得狠,末了谁都捞不着好。不过八卦新闻也分析,孩子越小越受宠嘛。估计是那个没露脸的小儿子分得最多。


晓波抬头看一眼,一口汤喷出来。


邓子和推子有志一同:噫!张晓波!




晓波觉得这个八卦新闻里,大亨众多儿子当中的一个有点眼熟。那人看上去四十多岁,是正房的孩子。


晓波记得有一回星空蓝跟人视频,星空蓝当时皱着眉,语气冷淡。


视频对象跟这个人有点像。



晓波心里打着鼓。回家坐不住,东晃悠西晃悠,晃进了厨房,看见星空蓝在切藕丝。


晓波给自己鼓气,开口道,……哥,给我点零花?


星空蓝惊讶的看着自己,说,你说什么??


晓波情急之下随口胡扯,我想买个游戏,有点贵,钱一时不凑手……要不,要不算了。


星空蓝沉默一会儿,一菜刀把藕砍成两半。


说,买!!



晓波既错愕也释然,可见我哥不是有钱人。有钱人花钱不这样。


之前自己看见过其他新闻,对星空蓝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和担心,现在看来,完全是自寻烦恼。


晓波放下心,就更加黏糊了。挤挤挨挨的磨蹭星空蓝的背脊,星空蓝侧回身看他。


两个人心里都是满溢的快乐,像小鸟一样,互相啄了一下嘴唇,高高兴兴的准备晚饭。


评论(66)
热度(370)

© r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