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

 

演出结束后请观众有序退场

暑。


刘爸爸的窗台整个儿一小型植物园,挂着的摆着的,抽条的开花的,垂着天门冬,攀着的常春藤,应有尽有,夏天是万物生机勃勃之时,但日头过猛,怕晒伤了一地的花花草草,便扯了一块绿阴阴的纱窗布,封在窗台三面,透气过风避日头。


刘子光到了阳台上,正看见徐天在侍弄刘爸爸的那些花花草草。


淡绿色的光影斑点落在徐天浅白色的衬衫,这年轻人身形挺拔,神情专注。


徐天在这个家里的位置还是有些尴尬,刘妈妈对徐天是很好,但刘爸爸还有些不哼不哈,徐天为此小心翼翼的找共同话题,陪刘爸爸说话。


也是因为这,刘子光才知道徐天还会下棋和园艺。这么一想,徐天的爱好涉猎极其复杂,即便休息天里除了处理工作,还要看一堆有的没有的,足球这些大众话题不必说,就连占星也懂一点,说的头头是道。


刘子光走到阳台,叫了声天天,递了本棋谱过去。


徐天看了眼,说,“这本难得。叔叔看见了肯定高兴。”


刘子光笑着说,“给你的。”


徐天错愕,“给我?”


刘子光也诧异,“不喜欢么?”


徐天忙说,“喜欢。”


刘子光怎么看不出是徐天在哄自己,眯了眯眼,徐天只好老实招,“我对下棋没什么兴趣……这个给我,是浪费了。”


刘子光诧异,“没兴趣?”


徐天点点头。


刘子光心中觉出一丝异样,再问其他的种种爱好。


徐天明白了刘子光的意思,便解释道,这行重要在于和人打交道,有了共同话题更方便一些,何况现在自己开始投资,涉及各行各业的专业知识,即便现在没接触,将来也可能有接触,多储备一些也没有坏处。


刘子光也不知道是气好,还是心疼好。


这个年轻人如此清晰又冷酷的掌控一切规划一切,连所谓的兴趣爱好都被利用得彻底。这样对于徐天自己来说,或许并不是坏事。或许就如徐天所规划的,将一切放在最合理的位置上,无从得到快乐,却能得到成就。


这样的行为,无所谓对错。只是他舍不得。


刘子光把棋谱放在阳台的棋桌上,叹了口气,问,“那你自己的兴趣是什么?”


徐天眨巴眼,“徐太太。”


刘子光不为所动,“认真回答我。”


徐天只好想了想,再想了想,终于回答,“是刘子光。”


刘子光板下脸,却听徐天说,“刘子光喜欢什么。刘子光不喜欢什么。我每天都在想这些问题。”


徐天望着刘子光,望一眼低声说一句,如少年诉说情衷。“还在想我要怎么做,刘子光才能更喜欢我……我要怎么做,刘子光才能喜欢我喜欢得久一些。”


刘子光抿住唇,知道徐天是故意装的,但知道归知道,如何能不为这年轻人心动。俯身过去,轻轻亲了亲徐天的唇,徐天早就等着,一把揽住了刘子光的腰,顺势加深这个吻。


花木葱茏,枝条披离。


一壁光影斑驳,听得见徐天的喘息。


刘子光察觉徐天情动,抵住了肩膀,推开一点,说,“天天……不行。”


徐天不肯放手,说,“阿姨和叔叔去买菜,没那么快回来的。”


年轻人顶胯,两边贴住了一起磨蹭,刘子光是有力气推开,可是年轻人埋在颈窝里又是拱又是轻咬,跟要奶吃的小狗。你要推开他,他就用水汪汪黑溜溜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看你。


刘子光的领子也被扯歪了,露出的一大片肌肤被拱得发红,心头柔软泛起潮动。终于开了口,哑着嗓子,“天天……别在这儿。”


徐天的眼睛都亮了。刘子光的卧室,少年刘子光睡过的床抱过的枕头,光是想一想,自己就能硬个半天,当即就要拖刘队去滚床单。到了客厅,回头看一眼刘子光。可能是第一次在自己家里,刘队难得脸色透红,徐天一时没控制住,又啃上去。




门外钥匙嚓啷一响。


刘爸爸提着菜,刘妈妈掏钥匙打开门。


刘爸爸抱怨,买这么多排骨干什么,又吃不完。


刘妈妈冷冷说,我做给天天吃的,又不是给你。


刘爸爸敢怒不敢言,暗戳戳嘀咕几声。


刘妈妈打开门进去,客厅里安安静静的,扭头看见自己儿子一米八的背影杵在阳台,一手拿着喷壶给花花草草浇水。


刘妈妈说,子光,我们回来了。


刘子光答应一声。


刘妈妈环顾家里,咦了一声,天天呢?


喷壶一抖。


刘子光含糊说,在房间……睡觉。


刘妈妈不疑有他,就去厨房忙活。


刘爸爸踱到阳台,一看就皱眉,夺过刘子光手里的喷壶,说再浇就要被你淹死了,走开走开。


刘子光顺势离开阳台,到了自己卧室外头,轻轻敲了敲门,低声问,“你……好了没有?”


门没开,徐天闷闷的说,“还没。”


刘子光知道不能笑,但是实在忍不住笑,借着咳嗽把笑意掩饰过去,“……快点。”


徐天委屈死了,被催快,还要被笑话。


刘子光听见门后没动静了,再敲一敲,徐天还是没回答。


刘子光开了门,探头进去看一看。


徐天背靠在门边,抓住了刘子光的手腕,一把拉进来。


刘子光不能挣扎,怕发出声响,低声警告,“爸爸妈妈都在。”


徐天闷闷的说,“我知道。”


刘子光看了看徐天的委屈神情,再看了看犟头倔脑的小天天。膝头一弯,单膝跪了下去,隔着内裤亲了亲小天天,含着笑,低声说,你乖一点,听你哥哥的话。


抬起眼,看了连呼吸都快停掉的徐大律师,再低声说,……回家再陪你玩。



评论(41)
热度(333)

© r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