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

 

演出结束后请观众有序退场

岁月的童话第二部【3】


岁月的童话【29.4】








【29.5】



曾添等在楼下,心里又忐忑又不安。


大D立在他的身边,看他神情便猜出他心中所想,低声叮咛,“少说话多做事,祸从口出,知不知?”


曾添盯丢了毓泰正在懊悔,连忙说,“大D哥,你放心,我知道这次该怎么做。”


说着话,一辆黄色出租车已停下。


后座车门打开,走出了bill,他回转身,伸手去接另一个人的背包,但那人婉拒,背着包也下了车。


曾添看见熟悉朋友,情不自禁,“毓泰……!”


毓泰闻声看去。


大D一手肘拐给曾添。


曾添后知后觉掩住口。


毓泰看着面前两人,一个中年男子,花衬衫白西装,看上去就并非善良公民,另一个二十出头年纪人,也是花花绿绿T恤。


bill介绍,“这是我朋友,大D。”


大D看着毓泰,心中也有几分激动,上前一步,“叫大D哥就好。”


bill再介绍,“这是曾添,我安排你住他家,你如果觉得不妥,我安排其他地点,不过让曾添陪你一起住。安全一点。”


毓泰哦一声,一双清澈大眼从大D看到曾添。


bill多半猜得到毓泰心中在想什么——自己为了证词安全,安排人监视他。


曾添连忙说,“我家就在楼上,要不,先去看一看?”


毓泰爽快说,“好。”


曾添的屋子是爷爷奶奶留下,一条走廊六间人家,进进出出的邻居都认得。


曾添打开门,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请进。”


大D接到bill的电话,已经紧急赶过来打扫一次,客厅虽然狭小,但总是窗明几净,沙发上盖着白色针织遮灰罩,屋子一角立着神龛,柜子里放着几桶方便面和几本翻卷了页的杂志。


毓泰环顾四周。


bill没想到屋子这样小,说,“我在附近找家酒店……”


毓泰说,“不用,这里很好,”他看向曾添,笑一笑说,“那就麻烦你了。”


曾添忙说,“不麻烦不麻烦。”


大D放心不下,还想叮嘱一番,已被bill拉走。



车子行驶路上。


大D开车,却是越想越不明白,看了眼坐在副驾驶的bill,说,“为什么不让毓泰住你那里?”


bill淡淡说,“他不会肯的。”


大D说,“他怎么不……”


大D的话音中断,bill帮他说下去,“现在,我对他来说,只是陌生人。”


大D顿了顿,握了握方向盘,斟酌着开口,“……也许他这次回来,就是因为想起了什么,你多接触接触他,也许可以帮他恢复记忆。”


bill没说话,只是看着窗外。




曾添家中。


曾添把客房收拾出来给毓泰,又切水果又拿饮料,唯恐不周到。


曾添重手重脚,切的水果刀铛铛作响,毓泰索性挽起袖子帮忙。


两人并肩站着削橙皮。曾添默念大D哥交代的不要多嘴多舌,但仍然忍不住问,“你这次来香港做什么?”


毓泰惊讶,“你怎么知道我是外地来香港的?”


曾添呃的一声,说,“我……我听bill哥说的。”


毓泰说,“他还跟你说了什么?”


曾添支支吾吾。毓泰了然一笑,把切好的橙放进碟中,“你不用为难,我知道他跟你交代了什么。”


曾添试探问,“你知道?”


毓泰说,“我是他的重要证人,他交代你看紧我,对吧?”


曾添嘀咕,重要是重要,但不是重要证人。


毓泰端着碟子进客厅,没听清,说,“你说什么?”


曾添说,“噢,我在说,其实bill哥人很好的。”


毓泰在沙发坐下,拿一瓣橙来吃,随口道,“是吗。”


曾添也来到客厅,用力说,“真的!”


毓泰听着曾添百般歌颂bill,心中不以为然,真的是个好人,怎会成为警局常客?


曾添说得口干舌燥,下意识接过毓泰递过来的一瓣橙,吃下去,再想起来自己要问什么,“你这次来香港是度假,还是?”


毓泰顿一顿。


曾添觑着毓泰神色,“……来找人?”


毓泰一怔,“你怎么知道?”


曾添也没想到自己会蒙中。


难道,毓泰的记忆开始复苏?


面对毓泰的诧异目光,曾添支吾,“我……我会算命嘛,很厉害的。”


毓泰也知道香港多的是各种民间信仰,笑着说,“那你帮我算一算,我能不能找到这个人。”


曾添说,“那就要看你找的是什么人。如果你们有缘分,就一定能遇到。”


毓泰看着曾添,片刻之后,唇角绽放微笑,“那就,承你吉言。”





夜幕已深。


bill坐在床边,毫无半点睡意。


他低着眼,看着手掌。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那个少年就在自己的身边,一伸手,就可以触碰。


那个,生命之中,最重要的少年。


大D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也许他这次回来,就是因为想起了什么’。


bill慢慢收紧手掌。




次日一早。


敲门声响起,坚持不懈响了许久。


曾添打着呵欠来到门前,不满道,“七早八早谁啊……”


从猫眼里看了一眼,曾添吓得立刻清醒,打开门,“bill哥??”


bill递上塑料袋。


曾添忙接过,闻见粥香油香。


bill说,“早饭。”


曾添哦了一声。


bill说,“不要跟他说是我买的。”


曾添又哦了一声,回过神来想问为什么,却听房内传来洗漱声,应该是毓泰起床了。


bill被那点声音吸引,将目光投向屋内,但很快收回视线,低声道,“今天一切行动,随时告诉我。”


曾添答应下来,见bill转身离去。


毓泰洗漱出来,换一身T恤牛仔裤,看见曾添正往桌上放打包的粥碗和油条,便上前帮忙,“买这么多?”


曾添顿一顿,“……对啊。”


毓泰拿起一碟蛋治,闻了闻香味,笑问,“什么时候去买的?”


曾添说,“刚刚。”


毓泰看了看曾添一身打扮,咸蛋超人图案的T恤和四角裤,“……你穿这样去买?”


曾添吸一口气,“对!”



吃过早饭,毓泰用手机查了会地图,便穿鞋要出门。


曾添忙问,“你去哪儿?”


毓泰说,“随便逛逛。”


曾添说,“我陪你去!我换件衣服,很快的!”


毓泰看着曾添冲进卧室,想说不用这么紧张,但想起那疤面大哥的凶煞眼神,曾添作为手下一定承受很大压力。


再看曾添卧室传出的翻箱倒柜声,毓泰由衷致以同情。




街边书店。


顾客进店时,门前的风铃便叮当作响。


毓泰站在书架前,拿下一本书来翻阅。


曾添有些无聊,那些书本的字,单独拆出来一个个都认得,放在一起就都不认得。


毓泰满意手中的这本,预备买下。


曾添也抽了一本一模一样的来看,看见书价,哗的一声,“当律师的书这么贵?”


毓泰一顿,疑惑的看向曾添,“你怎么知道?”


曾添晃晃书,插回书架,说,“算出来的。”


毓泰说,“真的这么灵?”


曾添说,“我当初如果不是跟了bill哥,现在已经是港九第一神算子。”


毓泰说,“那这么说,真是耽误你。”


曾添立即说,“怎么会!跟着bill哥才算有前途!”


毓泰不置可否,去柜台结账。


曾添一个激灵,连忙抢着买单,被毓泰按住。


曾添说,“我来吧。”


毓泰说,“不用。”


曾添说,“你是客人我是主人,就当我尽地主之谊。”


毓泰很坚决的拒绝,“真的不用,我不喜欢这样。”



走出书店,曾添有些郁郁。毓泰也觉出两人之间的尴尬,便想活跃气氛,“等下去哪儿?”


曾添闷闷说,“你想去哪里。”


毓泰看了看表,“不如去吃饭?”


曾添说,“好啊,我知道附近有一家餐厅不错,我请你……”


说到这里,忽然停下来,毓泰接话,“既然是你介绍的,那就你请。”


曾添听到毓泰这样说,才露出松了口气的神色,又高兴起来,“当然我请!离这里很近,我来到路。”



在餐厅坐下,毓泰看着餐牌,随意点了个B餐。


曾添大力推荐店内王牌套餐,被毓泰婉拒。


曾添还想再推荐,却注意毓泰听着自己的推荐,看了眼墙上的餐价,王牌套餐比B餐贵了足足一千五,而B餐最便宜。


曾添似乎明白了什么,怔怔的看着毓泰。


毓泰用吸管搅搅杯子的冰块,并没有在意。


曾添拿起冻奶茶,喝了一口,说,“……下午想去哪里?”


毓泰说,“有个地方想去,不过我再想一下,决定了再说。”


又坐了一会,毓泰起身去洗手间。


曾添掏出手机。这一路,偷偷给bill发短信,汇报一举一动。


而bill就在车里。


车,停在餐厅门外。


这一路,他跟着毓泰。


看着少年和人交谈,微笑,看着少年专注的看书的眼神,看着少年思考问题时,微微偏向一侧的脑袋。


怀中手机震动,bill拿出手机,低头看曾添发来的消息。


车窗玻璃被人敲了敲。


这条路禁止停车,八成是巡警。


bill抬头看去,却愣住。


毓泰弯腰看着车内,见bill抬起了头,便挥了挥手,“hi。”


bill收起手机,摇下车窗,“……这么巧。”


威风八面的bill哥憋出这样一句。


毓泰点点头,“是很巧,一路上,我看见你十几次了。”


bill在心中给曾添记上一笔,竟不提醒自己跟踪得如此明显!


毓泰说,“你应该没吃午饭,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吃?”


bill下意识拒绝,“不了……”


毓泰说,“好吧,那我们先打包,等下一次这么巧的时候,再给你。”


bill:“……”





曾添看着毓泰和bill一起走进餐厅,眼珠子都快瞪出来。


bill落座,趁毓泰没注意,狠狠瞪一眼曾添。


曾添本能感觉杀气,有心立功弥补,等两人都坐下,便问,“毓泰,你说来香港是找人,你要找谁?”


bill还是第一次知道,不由得诧异看向毓泰。


毓泰叼着吸管,含糊说,“一个朋友。”


曾添问,“什么样的朋友?找到没有?”


毓泰摇摇头。


曾添心中铃声大作,立功的时候到了!立即说,“bill哥的人面广人手多,不如找bill哥帮忙?”


毓泰面露犹豫之色,但又说,“我找的人……跟你们……可能有点不一样。”


曾添说,“那你就不知道了,只要你找的人在香港,bill哥一定能找到!”


毓泰有些好奇的看一眼bill。


bill说,“你想找谁。”


毓泰想了想,说,“不用了。”


bill说,“我先找找看,不会影响到你朋友。”


毓泰笑了笑,说,“真的不用找。”


bill没有再开口,只是注视毓泰。


毓泰注意到了,回视bill。


曾添察觉气氛微妙,不敢开口,低头拼命喝奶茶。


毓泰诧异片刻,便恍然,说,“你放心,我不会给假口供,我只会说自己亲眼看见的。”


bill垂下眼,嘴角浮现一丝淡淡弧度,“那就,谢谢。”




吃过饭,bill起身去买单。


毓泰对曾添说,“我想好了,去趟港大。”


bill一顿,回头看向毓泰。


曾添说,“港大?那里有什么好玩的?”


毓泰说,“不是去玩,我就是,”少年咬着唇,像在思索什么,“……想去看看。”


bill出声,“我送你去。”


毓泰一愣,直觉婉拒,“曾添会陪我去。对吧曾添?”


毓泰和bill同时看向曾添。


曾添被两道目光一看,呆坐半晌,忽然啊一声站起来,“我忽然想起有件急事,很急!急到着火!bill哥我先走了!”说着拔腿就跑,跑到门口又折返回来,掏出钥匙给毓泰,“你忙完了直接回家,如果不记得回家地址没关系,bill哥知道,你问bill哥!”


说罢再跑,这一次跑得更快,眨眼不见人影。


毓泰连喊都来不及,看着手里钥匙,再看bill。


而bill说,“走吧。”




港大,依旧矗立原地,傍山望海。


毓泰在前面走,bill跟在后头,两人不曾交谈一句,沉默显而易见。


经过科技楼前的长阶梯。


bill看着毓泰走到阶梯的中段,终于开口叫了声,“毓泰。”


毓泰闻声回头,看着停在阶梯顶端的bill。


bill说,“你要找的人是谁。”


毓泰有些困惑的眯了眯眼,不明白bill为何执着这个问题。


bill的拳握紧又松开,“……跟这里有关吗。”


毓泰错愕的睁大眼,“……你怎么知道?”


bill的心,因为毓泰的这个回答而漏跳一拍。


不由得,迈下一级台阶。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


我知道你为什么来这儿。


我知道,你寻找的那个人,是谁。可能,你的心中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但是我知道,你在想起来——


“她是港大的学生,在这里念书。”毓泰回答。


bill停下步子。


毓泰转回头,看着葱茏校园绿植,说,“……其实我一来香港就去找过她。但是不巧,我到香港的那一天,她刚刚出去度假。”


少年落寞的叹了口气,“早知道,我就早一天来。”


bill说,“……你说的人,是谁。”


毓泰犹豫了一下,才说,“港大和我们学校的交流会,她是代表学生,”他又叹口气,“曾添说,如果有缘分,就一定能遇到。我想应该是……”



——“毓泰?”


悦耳女声响起。


毓泰愣了一下,循声看去,正是自己寻找的人。


他只愣了几秒,便飞奔下了阶梯,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匡思璇跟前。


匡思璇惊讶的看着毓泰,“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找你。’这句回答到了嘴边,却没有说出口。毓泰回过头,只见长阶的顶端,空无一人。


匡思璇问,“毓泰,怎么了?”


毓泰收回心神,再看着心心念念的少女,不禁露出微笑,道,“没事。”


匡思璇说,“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怎么来香港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毓泰说,“有个很重要的理由。”


匡思璇好奇的看着毓泰。







港大校区的某处花园。


一堵墙的砖上刻着历届校友的格言,其中有块砖,上面写着,


‘我将信仰你,尊敬你,深爱你,一如海岸线尽头燃烧的黎明,此生不熄。’


评论(42)
热度(235)

© r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