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

 

演出结束后请观众有序退场

岁月的童话第二部【5】

【29.7】上




bill对毓泰的喊声置若罔闻。毓泰越是挣扎,越激得bill心头怒火。


毓泰拼命扭开脸,想躲开bill的唇,却躲不开铺天盖地而来的攻击性十足的男性荷尔蒙,bill扯开他的T恤,他大惊,伸手想推开bill的面孔,却又被bill捉紧手腕,压在自己的身后。


毓泰想抽出手,却下巴一紧,被bill捏住了下巴。


毓泰只能被动的仰起脸,注视身上的男人。


那个男人的薄唇有着异常的湿润,眼底闪动的一簇光芒,让他一时之间怔住,竟然连抵抗都忘记。


bill俯下身,吻住年轻人的唇,毓泰一时惊愕,便被长驱直入。


bill勾住了那企图想躲开自己的小小舌尖,一点点啜吸,一点点吮入。


他的口中比往常更炽热,这份热度传染到了毓泰的舌上,毓泰被吻得喘不过气来,腰一点点的塌下去。


bill松开了压制,改为抚摸毓泰的肋侧,指尖摸住清晰的肋骨,顺着边缘刮一刮,便感觉得到这具身躯的颤抖。


他清楚知道这具身躯的敏感带在哪儿。又或者说,这具身躯,本就是由他一手开发。


他教会这少年如何拥抱,亲吻,如何在自己的怀中颤抖,在自己的舌尖得到那不能言说的隐秘的快乐。


这少年,是掌中心上长出的一缕魂魄,共生如藤纠葛如蔓,谁都不可能彻彻底底的分开他们,每一次的分割,都割出血肉淋漓。


毓泰被吻得鼻息阵阵,腰间绵软下去,脑中只剩一丝模糊的清醒,低声说,不……不要……


bill的手已摸到了少年的尾椎,正要往下,耳边却响起一个熟悉的憎恶至极的声音。


——你这样做跟我有什么区别。


bill陡然停下。


看着身下的年轻人。


……自己在强迫毓泰!


bill猛地收回手,毓泰迷迷茫茫的看着bill,忽然一下清醒过来,面孔涨得通红,咬牙切齿的一脚踹开bill!


bill闷哼一声,往后跌了一跌,却没有说话。


毓泰飞快下了床,冲出客厅,冲出了门,再用力摔上!


走廊回荡着关门的巨响。


毓泰靠住门边墙壁,滑坐在地,抻住T恤下摆,死死遮住隆起的裆部。


年轻人的耳朵通红,又窘又怒。


……艹。


……自己居然被摸出反应!






曾添回到家,看见门口处有毓泰的鞋,便道,“毓泰你回来了?”


屋内无声。


曾添走到客房门前,推门看了看,见毓泰已经闷头睡下,便放轻手脚,关门离开。




次日一早,曾添与毓泰一起出门,曾添是去找大D,毓泰是约了电影。


两人到了楼下,曾添说,“你去旺角东的ua,我顺路,不如车你?”


毓泰看了看表,刚想说好,却明显周身气场一变。


曾添顺着毓泰的视线看去,见黑色轿跑一架,而bill哥立在车旁。


曾添静悄悄、静悄悄的往旁边退开半步。


bill哥走了过来,对着毓泰,低声说,“我送你。”


曾添内心哇的一声。几时见过bill哥这种态度,都可以用得上‘低声下气’四个字。


毓泰不看bill,却看曾添,“你跟他说的?”


曾添呃的一声。


事无大小,都要逐一汇报。这是大D的命令。


bill哥说,“他说不说,我都查得到。”


毓泰不回应,就当看不见bill,抬步就走。


bill顿一顿,也跟着毓泰过去。


毓泰出了小区门往左转,bill开着车,压着速度慢慢跟。


曾添快几步跟出来,眺望一人一车的背影,感叹,简直是家庭伦理版面里的离家出走叛逆反骨仔和苦口婆心持家老豆。






在小路还好,开到了大路,bill还是这样蜗牛车速,很快车尾堵出一串长龙,滴滴叭叭催促的喇叭声不绝于耳。


毓泰猛地站住脚,bill也跟着停下车。


毓泰伸手去拉车门,bill先一步将车门推开。


毓泰坐进副驾驶座,系上安全带,一声不吭,扭头看着窗外。


车子一路行驶。


车窗外,路两旁,高低错落建筑起伏延绵,偌大屏幕闪烁新一季潮流。


十字路口,红灯亮起。


bill刹住了车,犹豫片刻,开口想说什么。


毓泰看着窗外,托着脸,从手掌底下,轻轻飘飘又冷冷淡淡丢出来一句,“变。态。”


bill哥一口气噎住,抓紧了方向盘又松开手,松开又抓紧,反复几次,憋出一句,“……对不起。”


bill哥,威风一世,今天一个大写的吃瘪。


毓泰还是看着窗外。


bill说,“……我……”顿一顿,“我烧糊涂了。”


毓泰的声调平板,“生病真厉害。抢银行都不用负责。”


bill说,“……是我错。”


毓泰说,“曾添要讨好你,不必拿我送人情,我即刻就搬出去。”


bill一惊,立即说,“跟他无关,是我……我认错人。”


毓泰声音更加平,“那九成九是我言行不妥,让bill哥误会我是那种人。”


bill张张口,又闭上。他看出来了,自己的每一句解释都让毓泰的怒气更盛,只能保持沉默。


抵达影院。


毓泰开门下车。


bill握紧方向盘,颓然叹气。


但车玻璃响起‘朵朵’两声。


bill诧异,转头去看。


毓泰并没有离开。


bill摇下车窗。


毓泰弯下腰,郑重又严肃的看着bill,“警告你,不要搞我。我有女朋友的。”


bill泛起苦笑,“……我知道。对不起。”


毓泰再看一眼bill。也跟自己解释,自己年轻血气盛,那天一定是正常生理反应。




毓泰等在电影院门口,眼看时间将近,收到了匡思璇的即时通信。


匡思璇是因为港大的研究报告需要,提前结束假期,原以为父母会照原定计划旅行,但父亲也有事提前回港,匡思璇要去机场接机,临时不能赴约。


毓泰看了看影院广告牌,这场电影发布预告时就已记入观影备忘录,但一个人看又有点……


bill没有开车离去,将车停在路边,远远的看着毓泰,见到毓泰低头看短信,又抬头看广告牌,又见开场时间将近。


bill犹豫了一下,下车来到毓泰身边。


毓泰自然看见他,但是没出声招呼,只当是陌生人。


bill问,“你朋友没来?”


毓泰拿出两张票,走去影院入口处检票。


bill顿一顿,跟上去,“……这场电影,我也想看,一直没时间。”


毓泰看bill一眼。嘀咕一句,还说不是变态。


bill听见了,也只能当没听见。


毓泰停下,向bill伸出手,摊开手掌。


bill错愕。


毓泰说,“电影票钱。喂,你不是想我请你看吧?”


bill失笑,拿出钱夹,抽出一张纸钞递给毓泰。


毓泰收下,再数零钱还给bill。


bill摊开手,接住了年轻人指尖落下的零钱。


毓泰找到人陪看电影,松了口气又高兴起来,跟bill说,等我一下。


他快步去了柜台,买了大号桶的焦糖爆米花,想了想,又问服务员要了一个最小号的空桶,倒了一点点爆米花过去。


回到bill身边,毓泰很大方的把小桶递过去,“请你的。”


bill接过,看一眼毓泰手中的大桶爆米花。


毓泰很理直气壮的抱住自己那一桶,“走吧。”


bill跟在毓泰身后,一道进了影院。




僵尸恐怖片。


毓泰又怕,又想,所以是找人一起。


他坐在座位上,一边往嘴里塞爆米花,一边看得聚精会神。


bill看着毓泰。


银幕上,声光影画,不会落幕。


整间影厅,灯光不会亮起。


评论(42)
热度(223)
  1. 梨子酱rou 转载了此文字
  2. biurou 转载了此文字

© r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