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

 

演出结束后请观众有序退场

下半夜

徐天摸摸饿得扁扁的肚子,睡前剧烈运动太多,就是容易半夜饿,扭头看了眼睡在身边的刘子光。支起胳膊,悄悄起床。


摸黑到了厨房才开了灯,打开冰箱想找有没有吃的,奈何刘队极其贯彻养生理念,基本不留隔夜菜。


徐天翻出来一包方便面,煮开了水,讲究泡碗面吃。但一会儿找不到锅,一会儿找不到的合适的大碗。


直到身后传来一声,“你在做什么。”


徐大律师肩膀一垮,回过头去,靠在门边的除了刘队还有谁。


刘子光走进厨房,从徐天手里拿过来锅子,重新洗了,倒了水煮上,面条差不多煮好了,捞起来分成两个小碗,夜里不能吃太多,正好一人一半。从冰箱里拿出两颗鸡蛋,熟练的一手磕开,煎个单面流黄。


刘子光这边在忙,肩上分量一重,徐天站在身后,把下巴搁在了肩窝。


刘子光说,“怎么不叫我。”


徐天磨蹭一下,嘀咕,“……明天不想出差。”


刘子光说,“徐律这是要消极怠工?”


徐天唧唧咕咕磨磨蹭蹭,说一千道一万的就是不想去出这个差。


但刘子光知道他的意思,他越是这么说,越证明这个差非出不可。


徐大律师在外面看起来威风八面,热衷工作,活像是加班狂人,也只有在自己的面前才会露出这么孩子气的一面。


刘子光抬手关了火。回过身看着徐天。略略偏了偏头,深灰V领T恤,锁骨连着脖颈线条,又美丽,又脆弱。


徐天都闻见了油香,眼巴巴的看着煎锅里,“诶,那鸡蛋再不翻面就老了。” 


刘子光失笑,这位大律师,该聪明的时候,就不聪明。


他伸手勾住了徐天的后脖,拉到了自己面前。


徐天怔了一下。


两人贴得极近,鼻尖与鼻尖之间只隔分毫,刘子光垂着眼,眼神专注勾勒徐天的唇瓣。再抬起眼来,薄唇微微一翘,呢喃一声,“……天天。”




次日午后。


刘子光开车送着徐天到了虹桥机场。


徐天拖着行李箱,嘀咕万一航班误点了就回家,买明天的机票。


刘子光拍拍徐天的肩,示意隔壁虹桥火车站。


徐天扁嘴,不管怎么说,赶自己走就是了。




看着时间差不多。刘子光陪徐天到了安检口,抬手整了整徐天的衣领,将一样东西极快的放进徐天外套内袋。


徐天认出是自己的手机,不禁疑惑的看向刘子光。


刘子光淡淡说,“留着路上听。就当是,我陪你出差。 ”


上了机,在商务舱坐下。


徐天拿着手机,想了想,自己昨晚放在床头柜,今天早上检查了之后揣进外套口袋里,什么时候到了刘子光的手里?刘子光最后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带着满腹疑惑,徐天打开手机,看见多了一条新的音频。


徐天戴上耳机,打开音频。


轻微的沙沙杂音之后,先是类似床板摇动的叽嘎声,再是自己的喘息声,伴随着一下又一下的肉体撞击声,是刘子光沙哑的,带着一丝哽咽的,“天天……嗯……天天……慢一点……”


徐大律师跟握住炭火似的手腕剧烈一抖,手机差点摔下去,赶紧握住了,又俯下身去尽量掩饰身体的反应,咬牙切齿。


……艹!刘子光!你等我回来!


评论(51)
热度(294)
  1. 清零rou 转载了此文字

© r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