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

 

星空蓝与山伯 第二部【12】1.0

星空蓝揪住ray的领子。


ray的眼中闪烁恶毒光芒,凑上面颊,说,你打啊。


星空蓝的手指关节崩得白森森,仿佛下一刻就会骨头刺破皮肤,身体内部每一处都如刀剐一般痛楚,咬着牙说,他在哪儿。


ray说,我不知道。


星空蓝厉声,他在哪儿?!


ray说,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好怕自己这样爱你,万一被你哄一哄就说出来,岂不是前功尽弃?或者你等一等,我和这班人讲定,要拍片来证明真定假。


星空蓝盯着ray,说,阿ray,我求你。


ray说,你这样求人?


星空蓝松开揪住领子的手。


跪下去。


小王子捧在手心里的星星,颓然跌落在尘埃之中。


星空...

星空蓝与山伯 第二部【11】

去香港之前,晓波给张学军打了一电话,说,爸,我要去香港了。


张学军二话不说挂了电话。


晓波再接再厉再打第二个。


张学军又接起来。


晓波说,麻烦您一件事。


张学军顿了顿,说,什么事?


晓波说,托您照顾我亲儿子也就是你亲孙子。


张学军想,自己这心脏病就是被晓波吓出来的。


晓波安置好了雪纳瑞,便跟着星空蓝出发去机场。


飞机起飞,晓波忽然感叹,今天怎么不是初二。


星空蓝诧异,说,什么意思?


晓波理所当然的说,初二回门啊。


星空蓝看晓波。


晓波挑挑眉,满脸快活。


星空蓝说,回家再收拾你。


晓...

星空蓝与山伯 第二部【10】

星空蓝忙了一阵,智能手表滴滴响起提示该遛狗。


他走出书房,找了找雪纳瑞。


晓波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这块地方都成他张晓波的专属领地了。他抱着雪纳瑞就像抱着大枕头,而雪纳瑞显然已放弃狗尊,一狗脸生无可恋。


星空蓝端详了一会儿,说,小波。


晓波回头。


星空蓝说,叫你怀里那个。


晓波把头往沙发方向一歪,一脸的蔫。


星空蓝说,烦什么呢?


晓波说,不能跟你说。


星空蓝摸了摸晓波的头发,弯下腰,在晓波的头顶亲了一下。笑了笑,说,烦烦飞走了。


晓波很不客气给一白眼,说,你当我小孩儿。


星空蓝说,我去遛狗,你来不来。


晓波当然去。...

我是真收不到艾特……是不是还有我漏了的艾特……Q_Q

只存秒:

@baixiaorou 陛下,老臣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给您上奏折辣(艾特只是走个形式,反正我从没艾特成功)

这个寒假,遇上峰少家姐星空蓝晓波是个偶然。碰上了这两个故事,也是很大很大的幸运。

Lof其实我很早就有下载,但看完了三世书便许久未打开这个软件

而这个寒假,我阴侧侧地下决心要认真读书发奋向上,义无反顾决然地卸了手机里大批软件,lof作为冷宫里的小娘子幸免于难,而我的唯一娱乐也就只剩了它。

关注的人寥寥无几,戳进陛下的主页我一个大写的卧槽!这么大堆的文!卸载wb时是追着rundown新纵横,被陛下的手速惊得是一日三省吾身

记得应该是玻璃更到了13集

回...

星空蓝与山伯 第二部【9】6.0

张学军说,你想干什么?


晓波说,过段时间,我可能去香港。


张学军看着晓波,说,你去香港干什么。


晓波说,您以前跟我说过,让我去香港。


张学军就什么都明白了。他看着晓波,心里一阵阵的挤压,一阵阵的喘不上气。


晓波盯着张学军,心里悬着根线,就怕有个万一。


张学军缓过来了,对服务员说,来红星五二。


服务员来一句,咱们这儿只有啤酒。


张学军顿了顿,说,那就啤酒,俩杯子。


晓波按住张学军的手,低低的说,爸。


张学军说,你甭管。


过了会,服务员拿上来啤酒和俩玻璃杯。


张学军给自己倒了点,也给晓波倒了点。


晓波像是刨子刨着心,...

星空蓝与山伯 第二部【9】5.0

晓波在屋子里躲到吃晚饭的时候才出来,蹭到桌边坐下,有意无意的避着星空蓝的视线。


星空蓝把晚饭摆上了桌,也坐了下来,两人安安静静的吃饭。


晓波一开始因为这种安静有些尴尬,后来悄悄看一眼星空蓝,看见他神色平静,张晓波心里的小坏水就又开始咕嘟咕嘟的扑腾。


星空蓝伸筷子夹芥蓝炒牛肉,晓波一筷子抢了。


星空蓝转夹包菜卷,又被晓波中道拦截。


星空蓝放下筷子,拿起勺子去盛汤,晓波一横筷子,星空蓝早有准备,一把抓住了晓波的手。


星空蓝抬眼看晓波,说,能不能好好吃饭。


晓波说,你抓着我,我怎么好好吃饭。


星空蓝松开了手,说,恶人先告状。


晓波说,明天我有事,...

星空蓝与山伯 第二部【9】3.0

这一天眨眼过去。


晓波离开798往家回的时候给星空蓝发了条微信说回来了。


星空蓝很快的回复一个知道了。


晓波原本是走,走着走着就加快了脚步,一路小跑,跑到了公交车站,等在乘客之中探头张望公交车来的方向。


他也想打车,但想一想北京城这个点儿打车就是自己找堵,只好按下性子。今天的车总觉得比平常来的更晚,比平常开的更慢。


公交车驶过街道,街旁有掉光了叶子的梧桐树,红砖墙面的居民楼,逐渐亮起的霓虹灯,过完了年,天色亮得久,天是淡蓝,暮霭是青灰,空气中闪烁微光。


公交车一到站,这一站下的人少,晓波三步紧着两步的下了车,脚下没站稳,差点摔倒。


星空蓝及时扶住了晓波...

星空蓝与山伯 第二部【9】2.0

星空蓝准备去工作室。


晓波拉着他,说,你今儿在家休息,我去盯着。


星空蓝原本想着与晓波一起去,但是转念想到了其他的事,便没有反对。


晓波说,你正好处理一下手头的事。


星空蓝一怔,心中一沉,说,什么事?


晓波顿了顿,说,就你的那些事。


星空蓝沉默片刻,说,晓波,你怎么知道的。


晓波说,你的INS照片。


他还想说,我去过香港,我看见过他,也看见了他的纹身。


晓波低低的说,他对你挺好。


星空蓝担心的便是这个。晓波的感情启蒙晚,那是因为晓波对于感情有种专一和执着,甚至可以说是洁癖。


而现在,晓波被迫处在了一个最尴尬的位置。


晓波站...

星空蓝与山伯 第二部【9】1.0

和在地下车库那个暗沉沉的亲吻不一样,这一次如许明亮。


和离别之前的那个亲吻也不一样,那个亲吻让人天旋地转头晕目眩。这一次,晓波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还能尝到自己舌尖上有一点点牛奶的香,有一点点白兰地的醇。


星空蓝已经回过身来,捧住了晓波的面颊。指尖有点凉。


晓波想,我要勇敢一点,我要主动一点。我……伸个舌头?


东风吹战鼓擂,谈起恋爱谁怕谁。张晓波同志,一个顶天立地的好同志,一个敢于实践勇于挑战的好同志。


他也啪的一下握住了星空蓝的面颊。


星空蓝一怔。心想,这是哪一出。


晓波运了运气,把心一横,准备好了舌头,把牙一咬——!


……卧槽。...


星空蓝与山伯 第二部【8】3.0

北京城规定了不能放鞭炮,但开工开铺的日子总得热闹热闹,于是有些店家准备了电子炮仗。


在初升的旭日明光里,整座城市的轮廓逐渐清晰,稀稀拉拉,遥遥远远的鞭炮声。


门锁锁舌轻轻的咔哒一声。


星空蓝推门进屋。


晓波刷好的那双跑鞋干干净净的放在玄关。


星空蓝看见了,神情有些复杂。


晓波睡在客房里。


星空蓝回了自己卧室,在床边坐下,抬手耙了耙头发。


手一顿。


星空蓝皱了皱眉,环顾四周,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伸手拉开床头柜的抽屉,眉毛一下就扬了起来。


里头原本有三四盒保险套。如今空荡荡,一盒都没有。


客房的门被推开。...


© r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