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

 

星空蓝与山伯5.0【山伯啊山伯】




吃着串,晓波看似无心实则有意的问,“你明天什么安排?”


星空蓝用筷子戳着烤生蚝,心想不知道能不能吃。回答,“在家。”


晓波直接动手把生蚝起出来,放星空蓝碟子里,说,“我正好也没事,我去你家。”


星空蓝看一眼晓波,说,“玩游戏?”


晓波说,“不给玩啊?”


星空蓝说,“你说玩我就给你玩?”


晓波说,“你问问这四九城里头有你晓波爷爷说玩还不给玩的么?”


星空蓝眼睛一瞥,说,“好巴闭啊?”


晓波说,“反正我话撂这儿,你玩也得给玩,不玩也得给玩。”


邓子听不下去,说,“你们俩小点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俩说什么限制级话题。回头让朝阳群众给举报了。”


晓波撇嘴。


星空蓝说,“你来也好,顺便把box拿走,免得我送一趟。”


晓波一喜,“借我?那怎么好意思。”


星空蓝说,“送你。”


晓波一愣。


星空蓝说,“我回香港了,也不带回去了。”


晓波说,“你要回去?什么时候?”


星空蓝说,“这个星期天。”


晓波没吭声。


星空蓝看他一眼,“你不是很想我回去吗。”


晓波嘟囔,“别说的好像是我撵你似的。小飞知道吗。”


星空蓝说,“还没告诉他。”


晓波撇嘴,“你就不用告诉他,我都知道他怎么安排送行,第一天喝得烂醉,第二天开车乱飞,第三天被警察叔叔关禁闭,直接误了你的班机。”


星空蓝一笑不语。


晓波说,“你看你笑了,你也同意我的说法是不是。”


星空蓝看一眼晓波,拿了一串晓波最爱的烤软骨,放在晓波的碟子里,“你就胡说八道吧,多吃点,少说话。”


晓波嚼着软骨,认真想了一会儿,说,“今天早点睡,明天早点起,我带你逛逛大北京。”


星空蓝诧异的说,“小飞带我逛过了。”


晓波说,“他那带你去看的都是资本主义的糟粕。我带你去的,才是好地方。”









第二天一大早,晓波拖着星光蓝出门。


星光蓝问,我们去哪儿?


晓波说,去了你就知道。


俩个年轻人上了公交车,坐在了后座并排的椅子上。


晓波从鼓鼓的棉服口袋里掏出俩包子给星空蓝,说,知道你肯定没吃,给,一个素的一个荤的。


星空蓝咬着包子。


晓波看得馋了,说,匀我一个。


星空蓝背过身,不给。


晓波说,这我付钱买的!给我一个!


俩超龄幼稚大儿童为了包子互相掐了一会儿,又安安静静坐下来,肩挨着肩,各自啃一个包子。


车窗外阳光明亮,风挺大,吹得两道的梧桐叶子噼里啪啦的翻飞。






第一站到了颐和园。


星空蓝看着售票处就默了。


晓波买好了两张成人票,招呼星空蓝,走啊。


星空蓝说,你就带我逛这儿?


晓波说,对啊,下午还有故宫和圆明园,行程挺紧的,赶紧走吧。


星空蓝挺无奈,只好迈腿跟上晓波。





但其实,冬天的颐和园很好看。


因为冷,湖都冻住了。湖面像一块没有雕琢过的原玉,温润流光。


万寿山郁郁葱葱。十里长廊雕梁画栋。


园林空地里,有老大爷拿着拖把蘸水写大字。


晓波拖着星空蓝跟着大爷写字。


看的入了迷。一不小心踢翻了大爷的水桶。


晓波反应很快,一下子指住星空蓝说,大爷!就他干的!




晓波拉着星空蓝跑去看长廊,看石舫,看一池子败了的荷塘。


下午又去故宫,经过安检的时候,星空蓝一站上金属检测仪的台子,嘟嘟声就跟过年鞭炮似的热闹。


耳朵上,脖子上,腰上,丁零当啷全副武装。连鞋上都有四五个金灿灿的大箍子。


晓波感叹,说,你这卖给收废铁得多钱啊?


星空蓝摸了摸晓波的脑袋,说,你这卖给馆子得多钱啊。


晓波呆呆问,啊?卖馆子?


星空蓝说,清蒸猴脑。


晓波二话不说追上去打星空蓝。








故宫没来得及逛多久就到了闭馆时间,晓波带着星空蓝去鼓楼一带觅吃。


路边有人买冰糖葫芦零零总总的吃食。


玻璃柜子贴着红色的字,挂着一盏橘黄色的灯泡,柜子里的雪球是圆鼓鼓的山楂裹着粉白的糖霜。


星空蓝看见了一节一节的冰糖山药,有些好奇,从没吃过。


晓波鼓励。


星空蓝买了,试着吃了一口。眼睛闪着光说好吃。



进了小肠陈的馆子。


晓波点了几个菜,最先上了一个芥末菜墩。


星空蓝看着黄不唧唧,灰里透绿的颜色,有些好奇。


晓波拿起北冰洋喝了一口,轻描淡写的说,哦,这个味道啊,就跟刚刚那个冰糖山药差不多。


星空蓝立即就下了筷子,吃了一大口。



然后满馆子的客人看着一个香港同胞跳起来直跺脚。


晓波笑得差点滚地上。






第二天,两人去了雍和宫。


星空蓝说,这儿我来过。


晓波说,那你许愿过么?


星空蓝说,我没有宗教信仰。


晓波二话不说塞了一把香给星空蓝,说,这跟信仰没关系,这儿特别灵,跟我来。





两人摸了法轮,上过了香,然后闭目祝祷。


星空蓝看着晓波的侧面。


阳光格外明亮。


北京的阳光好像总是格外明亮。


好像哪儿的阳光都没有北京的这么明亮。


就像谁都没有晓波这样的侧面,这样的神情。


晓波闭着双眼,很虔诚。


他的头发和睫毛在阳光下泛出一层绒绒的淡金色,就像是阳光也忍不住亲吻他。


星空蓝也闭上眼。


晓波却悄悄睁开眼,看了星空蓝一眼。


星空蓝闭着眼,神情很专注。


今天的耳坠是个简单的金色圆环。他的头发很短,他的眉痕很长。


晓波想起来小时候听人说过,眉痕长的人,都长情。


星空蓝睁开眼,发现晓波若有所思,便问,怎么了?


晓波说,你眉毛真长。


星空蓝摸了摸自己的眉毛,不明所以。


晓波说,有句俗话,眉毛长的人,那啥都短。


星空蓝抬脚踹晓波背心。


两人闹了半天,忽然面前罩下一片阴影。


两人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去。


雍和宫的工作人员披着军大衣,用力嗯咳一声。


晓波和星空蓝耷头耷脑,灰溜溜的出了雍和宫。看了对方一眼,又忍不住笑起来。






最后一天的晚上。


星空蓝的家里。


晓波说要亲自下厨给星空蓝做个饯别宴。


星空蓝说好啊好啊。回头就打外卖电话。


一个小时之后,晓波灰头土脸的从厨房出来。


星空蓝刚好开门拿了外卖送来的披萨。


晓波看看披萨。


星空蓝小心翼翼的护住,“……你要是不想吃,我自己吃。”


晓波一把捞起一块披萨,狠狠咬一口,“吃!为什么不吃!”


两人吃着披萨喝着啤酒,聊着天。


窗外虽不见满天星斗,却也有满城灯火相陪。




吃得差不多了,星空蓝收拾桌子。


晓波坐在地板上,伸着长腿,懒洋洋的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吃得鼓鼓的肚子。


星空蓝说,“你腿收一下。”


晓波懒懒的说,“诶呀你迈过去不就得了嘛……”


星空蓝看一眼晓波,说,“张晓波,说是给我送行。吃的喝的都是我的,连收拾都是我来,临别礼物还是我给你。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晓波一想也对,挠了挠头,“那我送你一个……”


星空蓝说,“什么?”


晓波四下一看,看见了沙发一角的吉他,伸长了胳膊勾过了吉他,“我送你一首歌。”


星空蓝挑眉,“你什么时候会弹吉他了?”


晓波说,“他们说会吉他招女孩喜欢。”


星空蓝说,“结果呢?”


晓波调了调弦,忿忿的说,“姑娘要是喜欢你,你敲个三角铁都是帅气,她们要是不喜欢你,你能拉大提琴都是白费。”


星空蓝一笑,在沙发上坐下,一手搭在沙发背上,歪了歪头,看着晓波的背影,说,“那我点一首……”


“别点了您呐,”晓波说,“我就会一首。”


星空蓝无语望天花板。


晓波拨了拨弦,盘腿坐好,端正了姿势,清了清嗓子,说,“开始了啊。下面由张晓波选手为大家带来一首。”


“今宵多珍重。”



南风吻脸轻轻


飘过来花香浓


南风吻脸轻轻


星已稀月迷朦


我俩紧偎亲亲


说不完情意浓


我俩紧偎亲亲


句句话都由衷


不管明天 到明天要相送


恋着今宵 把今宵多珍重


我俩临别依依


怨太阳快升东


我俩临别依依


要再见在梦中





晓波唱完了,有点不好意思的放下吉他,回头看着星空蓝,挠了挠头。


星空蓝看着晓波,说,“很好听。”


晓波又挠了挠头,说,“我打算参加中国好声音来着。”


星空蓝轻轻的说,“谢谢你晓波。”


晓波拨拉拨拉琴弦,也不知道这时候该说什么。


星空蓝说,“我们能拥抱一下吗。”


晓波愣了愣,看着星空蓝。


星空蓝安静的注视着他。


晓波想了想,“像外国友人那样?”


星空蓝微笑,“对,像外国友人那样。”


晓波挪过身子,靠近了星空蓝,伸出手。


星空蓝俯下身,抱住了晓波。


这个拥抱持续的时间有点长。


晓波动了一下,“……内什么……”


星空蓝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晓波,再见。”


晓波一下子的心也酸了,用力的抱了一下星空蓝,说,“还会有机会见面的。”





后来星空蓝也弹了吉他,给晓波唱了粤语版的今宵多珍重。


他们说了很多话,又喝了很多酒。


晓波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他梦见了满天星星不断旋转,一颗星星喝醉了,摇摇晃晃的飞下来,落在了他的嘴唇上。



星星说,张晓波,我在天上注意你很久了。


晓波说,因为我长得帅吗。


星星笑了,说,是啊。我能和你做朋友吗。


晓波想了想,说,行啊。我允许你仰慕我。


星星又落在了他的嘴唇上。





星星有点凉,有点微涩的酒味。







第二天,晓波从沙发上醒过来,身上盖着大毛毯。


星光蓝已经在收拾行李。


晓波抱着360 BOX。蹲在一旁看星光蓝收拾行李。


星光蓝说,“游戏我都给你下好了,上回你打过的游戏记录按照日期存档,记得别覆盖。”


晓波嗯了一声,说,“我忽然有种感觉。”


星光蓝叹气,“张晓波,我等会就要上机,所以如果是不祥的预感,你就别说了。”


晓波嘟囔,“我怎么觉得我像秦香莲抱着孩子送陈世美进京赶考。”

  

星光蓝喷了。


评论(65)
热度(475)

© rou | Powered by LOFTER